李寻的酒吧:煮酒论书——美国精酿啤酒革命-名酒网

《精酿啤革命》这本书的作者是史蒂夫·欣迪,他曾经是美联社驻黎巴嫩贝鲁特的战地记者,后来创办了布鲁克林啤酒厂,布鲁克林啤酒厂在美国的排名是前20之内的精酿啤酒厂。

他写作的《精酿啤酒革命》在美国2013年出版,到2015年印刷了三次,在中国是由中信出版公司2017年3月出版的中文版。

我买到这本书的时候已经是2022年的4月份,西安SKP商城的RDV书店里只剩下这本样书,封面已经有点残破了,但是看了看书的内容,我还是把它买了下来。

此书记述了美国精酿啤酒发展的过程,从1965年美泰克收购铁锚啤酒厂开始,一直到2015年左右的精酿啤酒发展历史,从当时第一家新创立的精酿啤酒厂发展到2013年已经有2700家啤酒厂了,另外还有1500家啤酒厂正在筹建中。

在美国啤酒市场营业总额一千亿美元中,2013年的时候精酿啤酒超过了100亿美元,大概占啤酒总营业额的10%(到2021年的时候已经超过了200多亿美元,达到总营业额的22%)。

史蒂夫·欣迪写到:纵观整个精酿啤酒革命,是数以百计的创业家在整个美国几百座城镇打造的有趣故事,是一群怀揣梦想的普通人改变整个世界的故事。

精酿啤酒起步的时候是非常困难的,当时美国只有40多家啤酒生产商,但都是大啤酒商,垄断了整个啤酒市场。精酿啤酒的发展到史蒂夫·欣迪写这本书的时候已经经过了50年,前20多年一直是非常沉寂的,很多创业的企业都失败了,在1988年又有大批的创业者投入了精酿行业,真正取得突破是在2010年以后。

史蒂夫·欣迪记述了有代表性的企业家的创业故事,他们的创业过程跟我们中国那些企业刚创业的时候一样:睡地板,开着小面包车,挨家挨户上门推销产品等等。有些企业成功了,有些企业失败了,但总体上他们彻底地改变了美国啤酒行业的格局。在精酿啤酒的冲击下,美国占垄断地位的大企业有些支撑不住了,被迫改变了他们过去的一些垄断经营方式,而且有些企业被抛售,被国外企业收购。

精酿啤酒也溢出了美国,走向了世界,也包括走向了中国。最早开始接受精酿啤酒的是得风气之先的上海,据史蒂夫在这本书的中文版序言里面介绍:他在2015年应邀出席了一场在上海举办的精酿啤酒大会,并做了演讲,当时有700多名与会者展现出的热情和激情令他印象深刻。

我本人是2018年才在重庆喝到的精酿啤酒,到了2022年才在西安的一家时尚先锋的书店里买到了史蒂夫的这本《精酿啤酒革命》。算起来,从精酿啤酒的概念进入中国,到我读这本书已经是七年后的事了。

2018、2019年的时候,在中国内地出现了一些精酿啤酒吧,但是有些啤酒吧此后消失了,也有些顽强地存在下来。在西安这座城市里,正有更多合乎精酿啤酒标准的啤酒吧在出现。

精酿啤酒英文的原意是craft beer,就是手工酿造啤酒的意思,它其实是针对那种工业化的啤酒(啤水或者水啤)而产生的传统啤酒复兴。精酿啤酒在口感、香气上的品质要比工业啤酒好得多,而且风格也更为丰富。

根据美国酿酒协会现在达成了共识,精酿啤酒的概念有三个含义:

第一、非工业酿造,用传统的手工方法酿造的啤酒;

第二、企业规模比较小,原来规定是200万桶以下的酿造量才算精酿啤酒,后来提高到了600万桶。600万桶在啤酒行业里算是少的,因为像中国的青岛啤酒一年的产量要7600万多桶,所以这600万桶只是那种大企业的一个零头。

这里的600万桶不是品质的标志,而是美国的税收标志,超过600万桶就按照大啤酒企业收税,600万桶以下才按照精酿啤酒企业,税率相对来说低一点。

第三、大企业投资不能超过25%,这个规定主要是保护小企业的创造性。

之所以能够发生精酿啤酒革命,主要是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在工业时代,手工酿造的啤酒的魅力,远远超过工业化的啤酒。工业化的啤酒为了追求产量和规模效益,工艺是统一化、标准化的,所以风味单调简单;而精酿啤酒是私家小作坊手工酿造的,风味独特、千姿百态,由于它有千姿百态的风味,所以可以寄托各种文化意象。

第二个原因是:个人创业精神和潜在能力在精酿啤酒发展过程中发挥了最根本性的作用。个人的原创精神很容易形成自己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就造成了产品在市场上差异化营销的优势,所以适合创业者的需要。

投入到精酿啤酒革命中的人,各种人都有,科罗拉多州的韦恩库普酒厂创始人之一约翰·希肯鲁伯,他曾经是一位地质学家,后来在2010年被选为科罗拉多州州长,也被提名为2016年的总统大选参选人之一。也有的后来就默默无闻了,但是它容纳性非常大,无论什么样出身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成功的机会,这是精酿啤酒发生革命的重要原因。

第三就是市场机制创造的自由竞争的条件。

美国的市场虽然法律众多,法规也复杂,但总是留出了一些空间,对创新的企业给予鼓励,而且一旦企业流露出创新的苗头,无论是投资,还是立法都会得到广泛的支持,总的倾向是崇尚创新,保护创新者获得的机遇。

我觉得美国精酿啤酒革命对中国最大的启迪:不是啤酒而是白酒。因为和美国精酿啤酒革命发生的时候情况一样,中国现在的白酒市场也是被大量的工业白酒(新工艺酒)充斥着,而市场的主要份额也被排在前50名的大企业所控制着,有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要么做原料酒,要么默默无闻地挣扎在艰难的存亡线上。

但是无论多小的酒厂,只要它酿造传统白酒(即纯粮固态大曲酒或‘天然’小曲酒),这种传统白酒的风味远远比工业白酒(新工艺酒)要丰富,既能反映出风土特点,也能寄托着出更多的文化意象。所以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中国可能也会发生“精酿白酒革命”。

李寻的酒吧:煮酒论书——美国精酿啤酒革命-名酒网

这是我喝过的第一款精酿啤酒,叫老拉斯普廷帝国世涛,这款酒是由美国的北岸啤酒公司生产,在史蒂夫·欣迪的《精酿啤酒革命》中也介绍该酒厂的创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