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主业,茅台被“同门拖累”将成过去式?-名酒网

聚焦主业,茅台被“同门拖累”将成过去式?-名酒网

在持续推进了多年的品牌多元化之后,茅台集团正携茅台股份2021年营收超1000亿元之威,加速聚焦主业······

将“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技开公司)白酒业务并入“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健酒公司),谋划出售“贵州茅台酒厂(集团)白金酒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白金酒公司)40%股权······

2022年度,茅台集团正在展开一场急切的瘦身运动,对象则是已经拥有30年历史的技开公司和接近20年历史的保健酒公司。

这两家被瘦身的公司,均为茅台集团100%控股的子公司,可谓是其“亲儿子”。在最新一轮瘦身与整合之后,茅台集团旗下白酒品牌“同门打架”的现象或成历史。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部分品牌或将面临湮灭命运,尽管它们都是经过了多年培育和资金投入。

贴牌酒,茅台的鸡肋?

实际上,此前几年,技开公司已经开展整合运动,只不过彼时的整合指向于清理部分品牌而不是改变整体定位。

根据茅台股份新近发布的2021年经营数据,其当年度营收已经超1000亿元。作为茅台集团控股54%的上市企业,茅台股份无疑是茅台集团旗下最为核心的资产。与此同时,其100%控股的技开公司和保健酒公司同样也惹人关注。

资料显示,2020年度茅台保健酒公司实现销售收入4.47亿元,利润6587万元。茅台技开公司实现营收18.51亿元,实现净利润5.77亿元。

相较之下,同样作为亲儿子,技开公司、保健酒公司相比茅台股份,差别可谓巨大。

不止是体量的巨大差距让茅台集团狠下心来将技开公司的白酒业务拿掉,更为重要的是,技开公司赖以发展的“贴牌模式”,已经严重影响到集团和茅台股份的声誉。

成立于1990年的茅台技开公司,可谓行业的老资格,其主营白酒制造、新型饮料、建材经营、物流和劳务派遣等。

聚焦主业,茅台被“同门拖累”将成过去式?-名酒网

尽管资格老,但是茅台技开一直不温不火,更在2013年前后走上了大肆贴牌开发的道路。资料显示,2013年春节,贵州茅台集团销量下滑30%左右,这促使其大力发展贴牌模式。

2013年统计显示,茅台集团旗下共有9家子公司,开发了268种品牌酒,且当时有越来越多之势。

据透露,当时茅台技术开发公司的贴牌价格为每年50万到200万元不等,茅台保健酒公司的价格约为每年500万元左右。在具体合作模式上,贴牌产品的基酒还分为内采、外采——前者是指采用茅台集团自产基酒,后者则是指向茅台镇乃至四川采购而来的基酒。

毫无疑问,这些贴牌酒一方面为茅台集团带来了巨大利润,但这些层出不穷的贴牌酒,在让消费者眼花缭乱的同时,也伤害到了茅台股份的品牌信誉。另一方面,茅台技开和其他子公司运作多年但账面成果有限,这促使茅台集团之后开始整顿。

2017年开始,茅台方面推进“双十”品牌战略,要求每家子公司保留的品牌数不超过10个,每个品牌的条码数不超过10个。

2018年又首次提出“双五”规划,目标是将子公司品牌数缩减至5个左右,产品总数控制在50个以内。

据称,自实行“双十”“双五”品牌规划以来,共缩减品牌190余个、产品2900余款。初步改变了过去品牌杂乱、产品繁多、管理混乱的局面。

“瘦身政策”进进退退

在清理整顿的同时,茅台集团对这些曾带来一定效益的子品牌,也仍存在着“难舍”之情。

2019年度工作会议上,茅台集团方面表示,将集中打造一批40亿元、30亿元、20亿元、10亿元级大单品,推动“茅台家族”系列发展壮大,形成更强大的茅台品牌集群。

似乎是对集团规划的回应,当年技开公司提出,“十四五”期间,茅台醇和天朝上品将分别成为20亿级品牌,酱门经典突破10亿,从而形成50亿的“柔和酱香”品牌梯队。

技开公司仍在为做大品牌而努力,但外界显然不这么看。

2019年2月,著名酒业专家马斐的一篇《喊话茅台,天朝上品不杀?留着过年吗!》引发行业巨大关注。这实际上代表着,外界认为茅台的“同门打架”以及子品牌对主品牌的“拖累”,仍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此后,茅台集团继续加快清理整顿步伐。

2020年2月28日,茅台集团党委首次集中约谈茅台技术开发公司领导班子,交办整改工作任务。

时任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直言:技术开发公司在管理、销售等方面存在问题重叠、涉及广泛等现象,不仅破坏了子公司的政治生态,也透支了茅台品牌价值。

面对上级的批评,茅台技开公司以“继续品牌瘦身”为回应。当年3月,茅台技开公司在“线上座谈会”上宣读《公司2020年营销规划方案》,提出“使用集团公司知识产权的品牌和产品,由2019年的9个品牌缩减到7个”。

聚焦主业,茅台被“同门拖累”将成过去式?-名酒网

经过了数番挣扎之后,2年后的今天,当初意图保有“7个品牌”的技开公司,或将不得不把全部品牌划转,与白酒业务告别。

成立于2005年的茅台保健酒公司,同样是茅台集团的亲儿子。其此次想要脱手的白金酒公司,更是“拖累”集团已久。

资料显示,白金酒公司成立于2013年,茅台保健酒公司投资40%。这个本来对标五粮液“黄金酒”而仓促设立的品牌,并未给主品牌带来荣耀。

一方面,运作多年的白金酒仍处亏损状态,另一方面,多次的市场违规以及其背后的“莆田系”股东背景,也给茅台主品牌的发展带来阴影。

数据显示,白金酒公司2020年实现营收1.4亿元,利润总额-6106.45万元,净利润-7891.75万元;2021年数据仍显示处在负利状态。

此前,白金酒公司因其董事、国新文化艺术股份有限公司实控人林国良的“莆田系”背景而备受争议。

企业官方的批评也让人看到了白金酒在集团投资业务中的地位和现状。

2019年2月18日,茅台集团发布《茅台集团关于全面停止定制、贴牌和未经审批产品业务的通知》。这则通知点名批评了白金酒公司,称其在生产经营中屡次违反集团品牌管理规定,近日又出现重大违规行为,对茅台品牌声誉造成了严重影响。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茅台集团决定让保健酒公司脱手白金酒公司股份,也就成为一个外界不难理解的决策。

要么隐身幕后,要么自立门户?

作为曾经诸多贴牌产品源头的茅台技开公司,在大幅砍掉白酒业务后,其今后的动向惹人关注。

实际上,此前茅台领导层的表态,已经露出端倪。4月14日,茅台集团董事长丁雄军强调,技术开发公司要高质量推动酒配套战略转型。

“源于茅台、拓展茅台、延伸茅台”——这是丁雄军给技开公司提出的新定位。

茅台技开公司此前的动作,也同样透露着事关新定位的一些铺垫——2020年,技开公司推出多项技改项目。其中重要的两项,就是要在2020年到“十四五”期间,加快打造“玻璃瓶厂项目”“申仁包装集群配套生产改扩建项目”。

技开公司的“玻璃瓶厂项目”于当年启动,总投资约6.88亿元,拟建设9座乳玻窑炉、1座白玻窑炉、1条喷漆烤花生产线及周转成品库等配套设施,预计年产15.3万吨玻璃酒瓶。

“申仁包装集群配套生产改扩建项目”总投资约6.38亿元,建成运营后,可满足15万吨白酒包装品及20万箱烟标的年均生产量。

此外,2020年技开公司投建的项目还包括预计年产2万吨优质基酒的“基酒基地项目”。

“技开公司20亿上下的营收,与茅台股份比起来仅为五十分之一,对茅台的大盘影响不大。”营销专家、九度咨询总经理马斐认为,对茅台集团而言,多20亿元的白酒营收还是减少一些贴牌产品对主营产品的危害?这是一个问题。

聚焦主业,茅台被“同门拖累”将成过去式?-名酒网

两相比较,马斐认为其显然会选择后者。在砍掉白酒业务后,发力配套、为主品牌做好幕后服务工作则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选项。

不止是技开公司和保健酒公司开始大幅整合、修正定位,茅台集团旗下最为重要的子公司习酒公司,也频频传来“独立上市”的小道消息。

习酒近年来增势迅猛,营收从2019年的76亿元,快速上升到2021年的130亿元,俨然已经成为除茅台股份外、影响力和规模都堪称最大的酱酒生产企业。

今年的一个动作,似乎坐实了习酒“独立”的传闻。

1月20日,贵州省银保监局发文批复,同意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将其持有的贵州茅台集团财务有限公司5%的股权划转给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股权变更后,茅台集团持有贵州茅台集团财务有限公司40%的股权,习酒公司不再持有贵州茅台财务公司股权。

有业内人士据此认为,习酒公司正在全面梳理股权、债权、债务关系,这次划转是在进一步与茅台剥离关系,为独立上市创造条件。

无论习酒是否独立上市,目前其与茅台股份之间互相独立、互不干扰的态势已经越来越清晰。这意味着,在持续推进了多年的品牌多元化之后,茅台集团正携茅台股份2021年营收超1000亿元之威,加速聚焦主业。

编辑:闫秀梅 实习编辑:温爽爽

聚焦主业,茅台被“同门拖累”将成过去式?-名酒网

凡注明“华夏酒报/中国酒业新闻网记者”的所有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