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孤鸿子

本周,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会举办。会议提出,当下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展开,给人类提出了必须严肃对待的挑战。

这种时代大变局,同样也作用于业。受疫情反复波动和自身调整影响,中国酒业目前已在站在“十字路口”,基本面虽未迎来大变,但亟需指明清晰前进方向。

有一个方向,值得关注。

4月20日,五粮液举办了首届“种梁大典”。五粮液集团(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曾从钦出席时表示,“十四五”期间围绕“高质量倍增工程”,五粮液将现有100万亩专用粮基地升级建设至200万亩。

高品质酿酒原粮的稳定安全和自主可控,会在未来关系发展主动权。从100万亩向200万亩跃进,推进酿酒专用基地“翻一番”,五粮液出了“重手”。

除了酿酒专用粮基地扩张,4月9日,投资200亿,五粮液高质量倍增工程项目也已开工,规划用地约3250亩,主要建设内容包括10万吨生态酿酒项目、制曲车间扩能、酿酒专用粮工艺仓及磨粉自动化改造、勾储酒库、成品酒包装及智能仓储配送一体化等。

而根据五粮液高质量倍增工程项目布局,“十四五”期间,五粮液将坚持挖潜和扩能相结合,按照“2+2+6”的产能规划,新增10万吨纯粮固态发酵优质原酒产能,生态酿酒基地总产能突破20万吨。

重手提升企业规模实力,绝不止五粮液。今年2月,今世缘宣布投资90.76亿元扩产扩能,扩建完成后将“再造一个今世缘”。3月16日,汾酒宣布斥资91亿扩产预计将新增年产原酒5.1万吨,新增原酒储能13.44万吨。4月21日,舍得酒业披露增产扩能计划,预计总投资70.54亿元,预计将新增原酒产能6万吨、储能34.25万吨、制曲约万吨。

酱酒的扩产也在预演中。除了茅台、习酒等头部酱酒早已公布的宏大扩产规划。4月21日,真工酱酒也宣布控股老牌茅台镇酒厂怀庄,并宣布在老酒厂3000吨酱酒产能基础上,通过长期资金投入,实现技改扩能至1.2万吨,也就是准备翻四倍。

企业纷纷出“重手”提升规模化实力,或原粮基地、或产能储能。这已经说明,在行业存在变局或变量的当下,酒企选择一种安全的扩张方式:从源头上深化、巩固品质和产能“护城河”,打造长期领先的硬核实力。

规模决定地位,没有达到一定的产能,怎有一较高下的实力?硬核的酒企“基建”投资之下,不仅瞩目于规模领先、品质加码,更是市场主动权在握,以及新竞争阶段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