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葡萄酒杂志

随着爽文爽剧成为热门的大众娱乐模式,各行各业也开始流行刻画如“爽文故事”般的发家史。跌宕起伏的竞争过程,戏剧化的奋斗经历,都让大家为之侧目。对于葡萄圈而言,也有一段传奇的“爽文故事”,那便是被称为“叛逆者”的超级托斯卡纳。

前所未有的大胆尝试

某种意义上来说,上世纪70年代称得上是难得的黄金时代。对时尚圈而言,大家一改传统着装风格,迎来了充满自由气息的“放飞”。那些紧到窒息的束腰,以及遮至脚踝的伞状长裙,都在70年代被审视甚至推翻。

同一时间,被惊叹为天才之举甚至是离经叛道的创意相继涌现。过往专属于男性的吸烟装开始出现在女性身上,嬉皮士风格的喇叭裤是扑面而来的不羁。高饱和色调的短款运动装分外抢眼,剪裁利落的A字裙一直火到今天。

对于传承自古老时代的葡萄酒行业而言,70年代同样也是一段值得被铭记的时光。在意大利托斯卡纳,一场起初不被看好但最终改变世界的变革骤然降临。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去完成逆袭,大概是编剧都不敢这么写的传奇经历。

若说有着悠久历史的产区,一定不会没有托斯卡纳的名字。

它被称为“葡萄酒之乡”,葡萄的种植与酿造最早可追溯到三千年前。在中世纪时期,锡耶纳当地的贵族与商人开始有规划地建立葡萄园,葡萄酒在当时是十分稀缺的珍品。而基督教会向来重视葡萄酒,并以此作为举行仪式和生活起居不可或缺的存在。

彼时,上至主教和院长,下至僧侣与牧师,都尝试着在教堂与修道院周围种植葡萄园,酿酒的技艺不断累积、集结成册,随古老的葡萄园一起传承下来,成为托斯卡纳酿酒史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地高品质的葡萄品种以及正宗的酿酒技艺得以保存,直至后世DOC的DOCG标准出现。严格的分级标准帮助意大利葡萄酒以品质闻名于世,备受认可的基安蒂便是其中之一。

当时赤霞珠、梅洛等品种正当红,在国际潮流的影响下,部分有想法且不愿循规蹈矩的托斯卡纳酿酒人视线看向波尔多,开始尝试托斯卡纳本土品种与国际品种的混酿。

他们发现,当赤霞珠、西拉、梅洛等品种在意大利本土化栽种并酿造成酒时,得出来的酒口感会更丰富,酒体很饱满,单宁与橡木的辛辣味融合得很好,是DOC 和DOCG体系内的酒所不曾拥有的风味。

起初,这种带有实验性质的混酿并不对外发售,后来有敏锐的酿酒人发现其风味有被推广的潜质,便在70年代末开始酿造并外售。

这一举动在当时可谓是从未有过的尝试,直接违反了DOC和DOCG的规则,也意味着与风头正劲的分级制背道而驰,甚至撼动了维护分级体系的机构们的权威性。

执意挣脱传统束缚的叛逆者

对DOC和DOCG的叛逆,让这种明显受到波尔多影响的酿法一度被降到最不知名的分类级别,即餐酒级。

据可考证的历史来看,我们最早可追溯到来自宝格利产区的西施佳雅(Sassicaia),它是一种波尔多风格的赤霞珠和品丽珠混合酒,于1971年发布。

而另一款葡萄酒,即1974年佛罗伦安东尼世家的天娜(Tignanello),尽管采用了100%本土品种桑娇维赛,最后也被贴上了餐酒的标签,因为基安蒂产区有明文规定在酿造时得添加一定比例的白葡萄。

在当时,身处知名产区、明明可以按规矩酿出世界公认第一梯队的酒,却因为坚持改变配方而被降级,几乎是一种被不被理解的行为。而这种不理解,也带来了排挤与敌视。

在最初并不被优待的十年时光里,坚持新配方的酒庄们用名字表达决心。

许多生产商为这种新配方酒款启用了极具识别度的名字后缀"-aia",在意大利语中指代的是“一块空地”,以此表明该酒不同于传统托斯卡纳乡村风味葡萄酒,希望消费者能不再以产区划分的老旧观点来看待它们。

1978年被认为是这种混酿葡萄酒的变革之年,在《醇鉴》杂志举办的世界级赤霞珠葡萄酒品鉴会上,1975年的西施佳雅在盲品会上大获胜利。这类曾经被认定为普通餐酒的葡萄酒,终于打了个漂亮的翻身战,一时间轰动业内外。

葡萄酒作家伯特-安德森率先将这种新潮流命名为“超级托斯卡纳”,随着这种酿法在80年代逐渐普及,“超托”的名字也广泛流行起来。

这种产自意大利,却有着波尔多小橡木桶才有的香草与香料芬芳,还无需遵循意大利当地复杂的分级体系的酒款,很快在国际市场风靡起来。

1992年,意大利政府终于承认超级托斯卡纳葡萄酒的成功。一个全新的葡萄酒质量分类Indicazione Geografica Tipica(IGT)出现了。两年后,宝格利产区改变了DOC分级的规则,首次放宽了部分国际品种的加入,此举最终将超级托斯卡纳葡萄酒送入了DOC系统。

超级托斯卡纳的逆袭鼓舞了产区里众多有想法的酒庄,一时间加入国际品种进行混酿的尝试蔚然成风。特别是那些历史悠久的教堂型酒庄,更是在保持基安蒂等酒款酿造水平的基础上,努力探索并酿造秉持有自家风味特色的超级托斯卡纳。

例如位于 “古典基安蒂”发源地的林隐教堂,原是始建于公元1000年的教堂,在稳定地推出古典基安蒂系列的同时,也有了让人眼前一亮的超级托斯卡纳单品。直至今日,用五十年时间来完成逆袭的叛逆者“超级托斯卡纳”,依然在深刻地影响着意大利产区乃至世界市场。

优秀的超级托斯卡纳是什么样子?

若还秉持着曾是餐酒的超级托斯卡纳不如传统DOC和OCG级酒的观念,那就太狭隘了。在如今的高端葡萄酒交易市场里,超级托斯卡纳可谓是顶级酒品行列里炙手可热的宠儿,优秀的“超托”一点都不输其他托斯卡纳产区酒款。

在2020年的苏富比拍卖现场里,11瓶1975年份的西施佳雅被拍出了高达一万六千美金的价格,折算下来单瓶价格破万元。

而早在2015年的佳士得拍卖现场,6瓶来自奥纳亚酒庄(Tenuta dell' Ornellaia)的1994年份马赛托被拍出了三千美元,单瓶价格也达到四千元大关。

当意大利风土与法国风味相碰撞时,世界都为之侧目。

超级托斯卡纳的风味是很有识别度的,大家习惯性地会把“超托”分为两类流派,一种是全部选用赤霞珠、梅洛等国际品种,着重展现甜美芬芳的饱满口感;另一种会保留一定比例的托斯卡纳本土品种,用以在发挥创造性的同时保留意大利特色。

对于如果既想了解意大利风土,又想兼具国际化口感的爱酒客而言,后者真是再适宜不过了。

托斯卡纳的锡耶纳海拔不高,山坡上能享受到充足的日照,因此生长出的葡萄成熟度很理想,根系发达,糖分与芬芳物质累积得很够。土壤也是粘土与石灰质地,意大利品种中不容忽视的矿物质风味便来源于此。

当桑娇维赛这种本土知名品种与梅洛、赤霞珠等国际品种混酿时,超级托斯卡纳的复杂结构与层次感就一饮便知,这也是其屡获大奖的重要原因。

例如荣获《品醇客》银奖并在《葡萄酒观察家》得到93高分的林隐教堂(Canonica a Cerreto)超级托斯卡纳红葡萄酒,便是典型代表。

林隐教堂历经多次战役洗礼,葡萄园几经过转手,但无论是修道士还是贵族,都珍惜地保留着酿酒传统,教堂里存续千年的陈化及储藏葡萄的地窖沿用至今。

从采收期的人工采摘并精选,再到酿造时一丝不苟的技艺,最后用小橡木桶陈年醇化,林隐教堂见证着意大利的千年酿酒传统,也参与了超级托斯卡纳的传奇五十年逆袭。

其旗下选用桑娇维赛、梅洛和赤霞珠酿造出来的超级托斯卡纳红葡萄酒,也是爱酒客与投资者持续关注的对象。

用半个世纪来逆袭,葡萄酒也有“爽文故事”-名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