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英雄不问出处?你不是英雄的时候,就有人问你出处;你是英雄的时候,倒确实没有人再问你出处了。谁又说英雄不问出去?不问出去的根本就无法成为英雄,要成为英雄就必须要问出去,让别人知道你是英雄,知道你为社会究竟做出了什么贡献。

  三星之所以能够成为国际品牌,就是因为李健熙会长一直希望将三星做成大品牌,希望三星成为韩国的国家形象标志走向世界,希望在世人眼里三星就是韩国,韩国就是三星,就像提及香水,人们一定会想到法国一样。

  对于由于问出去而成功的三星,不少企业都会情不自禁地翻白眼,说韩国的国内市场需求那么小,它若是不问出去,怕是只能关门大吉了。的确,如此泱泱大国的中国市场确实要比韩国市场大,以致于许多企业一心想在圈内混,但是你敢肯定自己混的二三线城市或西部地区市场会比韩国市场更大。由此可见,问出去的分水岭指的并不是国界线,而是企业自己规划的圈地线。中国品牌从软性面讲,可以通过以下两条途径实现问出去的目标:

  文化传承意识

  前不久,有媒体曝出,诺贝尔瓷砖、马可波罗瓷砖、梵高瓷砖都是国产,味千拉面在日本没店,美国加州牛肉面大王在美国没店,吉野家和日本吉野家不是一家,法国合生元、美国施恩奶粉、法国卡姿兰都地道广东货,卡尔丹顿纯正深圳货,乔丹运动鞋跟Jordan没关系。这些以“洋品牌”忽悠国人的企业,我们尚且不讨论其当下品牌发展如何,但就其不能以本国文化为自豪、扛着“假洋鬼子”名儿前行这一点,迟早都会成为促使其品牌走向衰落的原因之一。

  吉利收购沃尔沃、南汽收购英国MG、惠威音响收购美国Swans、联想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近年来,中国企业开始不断地收购一些国际著名品牌,但原本想买被收购企业的中国人却因此打消了购买意向,这与韩国人、日本人、法国人愿意购买本国品牌的现象形成了鲜明对比,个体自尊心和民族自豪感完全脱了节,在他们眼里,品牌的国籍成了硬道理,这也是中国企业为丧失文化传承所需付出的惨痛代价。另外,当中国企业的国际化遭遇挫折时,尤其是遭遇收购挫折时,有的企业能够对自身的决策失误进行反思,有的企业则只会诉诸外国的不公平歧视,比如三一集团的败诉事件,但是打铁也需自身硬,即使自己暂且还不够硬,也不能贸然诉诸民族主义情绪。

  当前,中国奢侈品做得最为成功的行业就是白酒,但是白却很难走向世界,表面上是因为饮酒习惯,实际上还是因为文化——中国人渐渐地接受了洋酒,甚至大有附庸风雅之嫌,但要让西方人以引中国白酒为风尚就难了,因为中国的白酒文化着实还没有产生如此强大的影响力。当然,文化影响力并非朝夕之功便能塑造,所以中国企业一方面在传承文化的同时,也应该学学日本企业——作为文化不占主导地位的国度,产品就必须远远优越于欧美产品,才能拥有与其相同定价的可能,要全力落实在产品质量上,而不是盲目地走品牌跟风。

  坚持普世价值

  Facebook为何能够成为活跃用户已超过10亿的全球最大社交网站?那是因为它始终坚持“让世界更加开放,更加紧密相连”的普世价值;谷歌为何能够成为全球最大搜索引擎?那是因为它始终坚持“不作恶”的普世价值,即便会丧失全球最大的市场,也不进行任何人为干预搜索结果的举措;维基百科为何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广受追捧?那是因为它始终坚持“为全人类提供一个自由的百科全书”的普世价值。美国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第一品牌大国,就是因为其坚持的普世价值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同,比如美国的通用精神、硅谷精神、麦肯锡精神等,早已成为了全球商界顶礼膜拜的管理圣经,更成为了感召全球消费者的法宝。

  反观中国企业,中国的搜索引擎随心所欲地进行人为干预;中国食品不仅放弃“纯天然、不含添加剂”的承诺,甚至将“安全问题”也抛之脑后;加油站暗中对汽油油品“以次充好”;汽车企业通过降低刹车的技术标准来获取利润最大化;公关公司不择手段地屏蔽对自己不利的负面消息;某企业一个创新问世,山寨创新就接踵而来……于是,这些“公开、诚信、公平、责任”最基本的普世价值就成为了大多数中国企业挂在嘴边的宣传幌子,即便产品物美价廉,如此的中国品牌又怎能深入人心,怎能问出中国?所以,中国品牌想要问出去就必须坚持普世价值,直至被认同,被认同了自然也就问出去了。

  古往今来,传承时间最恒久的品牌是大学和寺庙,大学之所以能够长盛不衰,因为它是传承文化的载体,是人类文化进步的阶梯;寺庙之所以能够香火永续,因为它始终坚持“善”的普世价值。由此可见,中国品牌想要问鼎世界,就应该具备文化传承意识,坚持普世价值。

  另外从品牌的技术面说,当下有企业认为是中国消费者崇洋媚外心理导致民族品牌与国际品牌竞争时的天生无力,靠OEM起家转自有品牌的国内企业多年打造品牌,还是无法在品牌战中获得上位,我们思考:第一,我们的经营策略真的比起来还太原始粗劣吗? 第二,我们的消费者消费主张已经被西方商家培育得过于成熟了吗?都不是,准确说“都不是关键”,中国企业更多的问题,从OEM(生产代工),ODM(从设计到生产的贴牌),OBM(自有品牌制造)——都有,很多在原有的OEM(生产代工),ODM(从设计到生产的贴牌)基础上开始转向OBM(自有品牌制造),转向后利润还是没有显著成长,原因当然有转型多流于表面,而没有深入到营运面,或者在贸易环节仍把行销,市场推广等交给经销商或展商,没有真正完整做好品牌管理和行销策略。但产品行销,市场推广,通路与销售,售后服务/支援恰恰是品牌经营的关键,所以真正了解品牌经营所应有的制造,产品设计,技术与研发,品牌识别,产品行销,市场推广,通路与销售,售后服务/支援全系统和知道如何有效分配这八个部分的策略、资源和投资的企业非常少,都是"有想法没愿景,有目的没目标,有概念没战略",比如中国中小企业都知道LIKE在全球服务链上的分工与分配,但不大知道的是将2。5美元的原材料变成代表效率,权力,解放的意义,其魔力在哪,它是如何实现将品牌问向国际的?——伟大的品牌不是制造产品,而是意义与价值链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