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来了,政府作出了及时响应,积极应对,严控疫情。“不出门、不串门”的宅文化成了今年春节假期的生活方式。

宅在家里的人们每天通过网络媒体了解疫情动态,看到确诊和疑似病例的人数的上涨,望着窗外冷清的街市,相信大多数人会觉得未来可能会有很多行业要面临严峻的考验。

今年春节不串门,白酒行业可还好?

因疫情隔离影响,有着60多年历史,被业界誉为“天下第一会”的糖会亦将延期兴办,酒企更纷纷发布推迟了开工的通知。

一方面,此次新型肺炎疫情爆发的时间正值农历新年,致使白酒春节旺季消费“冻结”,社会库存积压,很多白酒企业原本制定的计划被打乱。在本是走亲访友、喝酒送酒的酒业旺季,随着各地对疫情管控的升级,消费场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另一方面,为防控疫情,禁止人群聚集,餐饮行业同样受到冲击,因此百姓聚餐时相关的白酒消费大幅减少;而因春节长假延期,很多企业延迟复工或选择在线办公,也导致了商务宴请白酒消费的大幅减少。

于是一些白酒经销商对业绩持悲观态度,认为春节是白酒朋聚、商务、礼品与婚宴的销售旺季,疫情的延续会导致渠道库存积压的过大,行业会长期承压。

白酒行业有更强的韧性

但白酒业内人士认为,虽然此次疫情较非典爆发时间更快,但国家应对也更为积极。疫情对于白酒行业冲击的影响时间和程度其实有限。

此次疫情使得春节期间,白酒的送礼属性在短期内得到压制。但社会的日常消费需求不变,待疫情过后,白酒行业依然会恢复到往日的销售状态。拉长周期来看,疫情对白酒行业的影响相对较小。

餐饮行业在疫情期间受冲击很大,是因为其在疫情期间还要持续支出房租和人力成本,还要承担已经囤积的食材成本。但对于白酒行业来说,更多的是销售费用的开支,简单说就是经销商利润和销售提成。

在疫情淡季,没有发生销售就不会产生销售费用开支。而且白酒是长期耐储存物品,先前囤积的货物也并不会因为延期发生减值。简单地来说就是,经销商只需要静心等待回暖,反正白酒放不坏,今天不卖明天卖。

鉴古而知今

我们可以对比下非典时期的白酒行业的的状况。

2003年的SARS,很多社会性的消费萎靡,许多好公司的股票当时出现了持续下跌。

以白酒行业的龙头茅台为例,当时所谓的下跌,在17年后看来,其实只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小波动,这说明当初市场的反应过度,明显超出了疫情对公司业务的实际影响。

股价是业绩和利润的反应,中国茅台的股价如同其业绩,增长贯穿历史长河。

放长眼光,白酒行业的实际影响远没有百姓心中认为的那么严重。况且知名酒企的资金储备雄厚,能够抵抗本次“倒春寒”,本次疫情反而助推酒行业向寡头垄断集约式发展。行业资源也在不断向头部名企聚集。

17年前,错过了茅台、格力、万科;今天,不能再错过天朝上品。

当前,名优白酒的代理权稀缺已经成为事实。五粮液、青花郎、习酒等的代理权越来越稀缺珍贵,甚至部分品牌已经完成了市场的初步布局,开始关闭招商入口。

茅台酒正在大力整顿经销商,多年来其代理权一直如同凤毛麟角,可遇而不可求。如果各位经销商已经错过了茅台酒,那就不可再错过茅台酒的“同门”——天朝上品。

贵州是酱酒的主产区和核心区,是茅台的故乡。在众多知名白酒中,茅台以悠久的酿造历史、独特的酿造工艺、上乘的内在品质、深厚的酿造文化,及从古至今在政治、外交、经济、生活中发挥着无可比拟的作用。为了顺应白酒消费潮流的变化,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调集精兵强进行集体攻关,不断改进创新传统经典工艺,首创53度柔和酱香白酒——天朝上品。

柔和酱香工艺技术创新的重要参与者、国家级评酒委员屈午透露,2007年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将柔和酱香进行了立项研究,2010年建立了柔和酱香标准,标准建立后,天朝上品作为第一款该技术的应用型产品开始向市场推广,迅速名震江湖。柔和酱香作为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多年潜心研究的技术成果,于2016年获得“贵州省科学技术进步奖”。

在多年的专业化运作之下,目前天朝上品的品牌美誉度和影响力均大幅提升,品牌效应也日益深入人心。面市以来,天朝上品保持快速稳定的增长。尤其是2016年开始与世界酒业联盟联袂启动贵人战略,创造了新的行业速度,贵人酒也成为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的核心战略品牌和超级单品。茅台集团重点打造的大单品,中国柔和酱香标准创始品牌天朝上品持续发力,前景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