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集团千名员工罢工事件,工人们拉着横幅声讨薪酬的不公平待遇,一时间沸沸扬扬。郎酒集团酿造车间工人每月工资为1700元—1800元基本工资,加加班费500元共计2200—2300元。一方面是涨薪不及时,薪酬沟通不足,而另一方面从整体行业来看,整体也出现了销售不力,行业疲软等现象。前些日子也爆出,茅台销售压力较大,代理权门槛从6000万降至800万的新闻。但是,在白酒行业的一线生产工人中,薪酬最高的仍是茅台酒厂,工人年薪8万元,其他企业生产工人的工资普遍在3000元左右,一些中小企业工人的薪酬低于3000元。

  尽管近几年受到中央八项规定以及三公消费的影响,高端白酒的消费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但从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来看,行业整体销量仍然保持着较为显著的上升势头。众达朴信认为,白酒的消费在我国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和广阔的市场, 大众消费的“民酒”,比如郎酒集团的红花郎,市场受相关政策的影响有限,其更多受经济发展状况、居民收入水平、居民消费结构等宏观经济因素的影响。而居民收入的快速增加已经成为促进白酒行业销量增长的核心动力。同时,从温饱型消费到享受型消费的消费升级也从外部推动了白酒行业的转型与升级。

  另一方面,白酒行业也面临着严重的产能过剩的问题。从上图可以看到,虽然白酒的销量每年都在增加,但增加的幅度已然出现较大的缩水。根据《中国酿酒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到2015年,全行业将实现酿酒总产量8120万千升,其中白酒行业预计产量将达到960万千升,销售收入达到4300亿元。但在“十二五”开局年的2011年,中国的白酒产量就已经高达1025.6万千升。行业的产能过剩将会给企业带来价格以及销售的双重压力。

  一、行业薪酬涨幅低,基层员工流动频繁

  根据众达朴信最新发布的《2013-2014年度白酒行业薪酬调研报告》显示,去年白酒行业整体薪酬水平较2012年的增长幅度仅为7.4%,低于全行业平均薪酬涨幅3.4个百分点,低于2012年白酒行业的薪酬涨幅1.5个百分点。白酒行业整体薪酬涨幅迎来了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

  众达朴信认为,行业产能过剩或许是薪酬涨幅如此之低的最主要原因,它减小了同等劳动的价值,相应的也减小了人均劳效。这种情况下,行业薪酬增长放缓似乎是行业转型的必然结果,生产更高品质的产品以适应更高层次的消费需求则是行业转型以及提高行业薪酬水平的核心内容。

  现如今,我国优质白酒的生产主要受到三个方面因素的制约。首先,生产环节无法实现标准化使优质白酒很难进行快速批量的生产;其次,优质白酒需要依赖突出的品牌优势,而企业品牌优势需要逐步加强;最后,适宜酿造优质白酒的自然资源(包括气候、土壤、水资源等)逐渐稀缺也限制了优秀白酒的供给。

  二、企业涨薪为留住核心员工

  从白酒行业各个层级来看行业薪酬水平,2013年的数据显示,总监层的薪酬涨幅最大,达到了8.4%,超过行业整体薪酬增长幅度1个百分点,白酒行业总监层年度总现金中位值为557,903元。部门经理层和专业经理层员工的薪酬涨幅同样超过行业的整体薪酬涨幅水平,增长幅度分别达到了8.1%和7.9%。而专员层和主管层员工的薪酬涨幅分别为6.2%和5.5%。

  实际上,白酒企业普遍存在的人均效能过低的事实在很大的程度上限制了企业的人力资源成本预算。在这种情况下,企业人力资源依然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处理员工的薪酬问题将势必造成企业人力资源的浪费。重新对企业的发展战略以及企业员工能力进行评估对于企业实现人力成本的优化配置尤为重要。

  “尽管如此,在我国不同于西方的文化背景下,一些在西方企业看来合理的手段在我国企业却难以实施,因为不合情。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国企业基本都是君主崇拜的。民营企业因为管理者也同时是企业拥有者的缘故,这样的文化表现得更鲜明。与西方企业相比,日本企业在这一方面有着更多的借鉴价值。无论如何,我国企业都不可避免的承担人情带来的一定程度的后果。”众达朴信合伙人白睿在谈到我国人力资源管理者在企业中扮演的角色的时候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