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无论是蜂拥而至的资本布局酱领域,还是众多酒企酒商“寻金”至茅台镇,抑或是众多浓香型酒企转型做酱酒,都无一不在说明,“酱酒热”正成为行业共识。

数据统计方面也佐证了这一趋势。据相关研究机构估计,接下来的十年内酱香酒的产能会达到80万-100万千升;产业销售收入会突破3000亿元,市场规模会突破5000亿元,和浓香酒形成并驾齐驱的体量;产业利润将占据白酒行业50%以上。

3月5日-3月7日,2021春季中酒展在广州举行。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本次春季中酒展共有200+酒企、20000+酒参加。其中包括茅台醇、钓鱼台、珍酒、金酱等多家酱酒品牌。

另外,多场论坛与展会同期举行,其中,酱酒更是频频“出镜”,“人头攒动”的酱酒市场是百花齐放还是鱼龙混杂?未来几年酱酒发展趋势如何等?围绕这些问题,新京报记者整理了酒业泰斗、酒企掌门人和咨询机构专家等多位业界大咖在论坛上的观点。

一:酱酒为什么火?

中国酿酒工业协会白酒专家组原组长梁邦昌:本轮酱酒热主要有四大方面的原因:一是白酒发展过程中香型扭转的历史机遇,从上世纪90年代的清香热到本世纪初的浓香热,再到现在的酱酒热,这是一个历史的机遇。

二是在当前国强民富的背景下,消费升级的趋势为酱酒热的兴起和发展奠定了基础。酱酒是白酒中的贵族,消费酱酒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

三是酱酒的特质顺应了当前的社会发展趋势,人们对于养生健康的诉求与需求。酱酒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生态、好喝、耐喝。

最重要的是,茅台效应。没有茅台的效应就没有酱酒今天的大热,茅台效应不仅仅造成了酱酒大热,而且带动了其他香型高端品牌的飙升。

二:“酱酒热”现状?

北京正一堂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杨光:酱酒的基本盘在2020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数据来看,2020年,酱香酒产业以8%的产能,贡献近30%营收,创造近40%利润,酱酒品类呈现规模小、利润大、增速快的趋势。总体来看,三大主流香型中酱香价值最大。

从当前酱酒的规模盘、产区盘、价格盘“三大盘”来看,贵州酱酒产能在全国酱酒产业占85%,贵州酱酒营收在全国酱酒产业占90%;贵州产区扛鼎中国酱酒主盘。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副总经理钟丽:白酒行业量降价升,而酱酒市场量价齐升,尤其是白酒行业产量下降,但是销售额和利润上升的情况下,白酒行业的集中度正在加剧,聚焦头部品牌,聚焦酱酒将成为白酒行业的主流趋势。

宝酝名酒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李士祎:目前处于品类爆发期的阶段,百花齐放和鱼龙混杂同时存在。也正是这两个重要的变量,会推动产区的崛起,也会带来子品类的崛起,助推酱酒实现真正的产区化。

海纳机构总经理吕咸逊:酱酒呈现价格全民化的发展,比如,600元以上的高端价格区间成就了摘要、国台15年、君品习酒、衡昌烧坊、宋代官窖等酱酒产品品牌;300元-600元的次高端价格区间成就了习酒窖藏1988、国台国标、金沙回沙1951、金沙真实年份8年、珍十五、金酱、红花郎等产品品牌;100元-300元区间将是酱酒下一轮的最佳“价格赛道”。

三:“酱酒热”未来趋势?

杨光:未来十年酱酒产能或达100万吨左右,产业收入将突破3000亿元。300元-500元、500元-800元这两大价格段值得行业继续关注,预测300元-500元这个价格段未来会诞生大概20亿级以上的酱香大单品。

丹泉酒业总经理魏洪:300元-1000元价格区间存在着大机会,目前酱香的占比还在提升,酱香酒在次高端价位上还有非常多的机遇。

吕咸逊:从酱酒全国化到全国化酱酒需要5—10年的时间,目前的主要制约因素有三个方面,一是酱酒的消费者培育和转换需要时间;二是酱酒产能、储能跟得上消费需求需要时间;三是品牌和营销稀缺。品牌才是最好的护城河,从浓香的全国大品牌看,未来能成长起来的全国性酱酒大品牌不会超过7家。

北京汉理管理咨询公司董事长谢志越:酱酒下半场的主要工作是在消费端,因为酱酒热上半场是从资本端开始的,而不是从消费端开始的,而下一阶段的趋势,也必将是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经营模式。

新京报记者 郑明珠 图片 中酒展主办方供图

编辑 徐晶晶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