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月,我驱车回到已离开多年曾经生活、工作、成长的地方—峡口监狱。

  在这块土地上,留下过我的汗水、脚印、辛酸、幸福…...“故土”难离的情怀,诱使我又一次走近了她。

  走到她的身旁,我流泪了、哽咽了。当年和我一起在这里工作过的同事,有的已经魂归天国,有的已经退休,有的还在监狱系统工作......当年的监狱,已不复存在;当年的工作区、生活区已片瓦不留。我生疏了,认不出她了。

  鹰嘴山依旧傲然屹立,黄河水还在静静地流淌。但已是物是人非了。 当年的果园已被夷为平地,粗壮的窜天杨、水曲柳不见了踪影。成片的村落覆盖住了当年的繁荣和喧嚣,留下的只有无尽的回忆、无尽的追思。

  我静静地回忆起了过去的年代,仿佛又看到了干警们忙碌的身影、严格的训练、共同的生活.....

  在荒山上,我找到了几个故去同事的坟茔。他们有的是还未成家就英年早逝、有的是还在拉家带口就撒手西去。这些同志,有的是牺牲在工作岗位,有的是因工作劳累去世,他们不是英雄,但胜似英雄。

  拔去坟头上的荒草后,我拿出和食物,满含泪水敬献给了他们,但愿他们在天国过的很好;但愿那里没有危险、没有劳累。

  这次旅行,打开了记忆的窗口,引发了回忆的冲动,也就有了这片断的故事。

  一、月晕而风,础润而雨

  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84年是监狱的多事之秋,一件事接一件事,怪异的现象也时而出现,让人捉摸不透,把握不准,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也就是在这一年,我被提拔为s省政法系统最年轻的科级干部—任峡口监狱管教科副科长。

  当时我的妻子在省会工作,在峡口监狱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单身汉。这里除了工作没有任何娱乐活动,有相当一部分干警连电视都没看过,电影也只能在一年里看上三、四场露天的。所谓的娱乐活动就是被干警戏谑为一是和老婆做爱,二是喝酒行令,而我只拥有工作之余喝点酒这一项“娱乐活动”。喝酒娱乐的场地主要在驻监狱武警中队,那里的干部也同样是清一色的单身汉,大家有共同语言,喝酒聊天也是乐在其中。有时也在其他地方“娱乐”。

  昨晚我被几个“酒鬼”拉到一个民警家中喝酒,畅饮到玉兔升至中天时,酒鬼们还酒兴正浓,酒杯已见了底也不让人离去。这家主人养了一条狼狗名叫“盯盯”,和他心灵相通。其出去买酒时把狗从床底叫了出来,叮嘱狗说:“我去买酒,你在家好好看住他们,干什么都可以,就是不准出门。”狗听了主人的话便趴在酒桌旁盯着我们。我想,这肯定是讲笑话。一个民警准备出去解手,刚走到门口,狗便窜了过去,眼露凶光,咆哮起来,吓得这人又狼狈地回到了酒桌上。说也怪,你在屋里干什么狗都不理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它好像没看见似的,但绝对不让你离开,世上竟有如此奇狗。主人回来后又悄无声息地钻到了床底。

  “酒仗”打到两点多时,有人剧烈地敲起房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顿时房间里空气紧张起来。这时,主管领导江副监狱长走了进来。我看到他那变了形的脸,就知道有大事了。

  江副监狱长是个老资格了。峡口监狱原来在省城,因关押的罪犯中有一部分是历史反革命(这是70年代以前的称谓)、特务,70年代初备战备荒时迁到了现在的地址。当时属保密单位,信箱代号为900。现在的监狱就是江副监狱长带人建起来的,监狱的质量、级别在s省是数得着的。

  进门后他指着我说:“我还以为你小子逃跑找老婆去了,经打听才知道你在这里喝酒。赶快跟我走,监狱出大事了!”跟着他一路小跑到了监狱,我的酒也已吓醒了。只见监墙上布满了哨兵,武警中队在监狱周围撒开了警戒,监狱党委唐书记一只脚穿着鞋,另只脚光着在那讲话。肯定是路上跑丢了或是没顾上穿。监狱里、监狱外都很热闹,民警们也都陆陆续续赶来……

  我来峡口监狱工作已经四个年头了。监狱北依鹰嘴山,南临黄河;东有黄河支流青川河护卫,西方矗立着剑指峡据守。只有青川河大桥唯一一条路可以通向外界。只要卡住大桥,你就是长五条腿也休想跑出去。这里是建立监所最理想的天然场地,气候也很适中,冬暖夏凉,是s省气候条件较好的地区之一。

  监狱东、南、西三个方向风景如画,黄河犹如一条洁白的玉带缓缓向东飘去。成片的苹果园、葡萄园、杏园、花椒园、梨园……点缀在河边和原野上,我们每天都置身于花香、果香之中。这里的妇女好像是被香味腌过了一样,被外面的男人称作“香娘”。她们天天被花、果的香味吹着、熏着、泡着;天天吃果子被香沁着,香味都融入到身子里、骨子里去了,不香才怪。

  到了秋天,你走到果园边,主人会邀你进果园品尝果子,你可以放开肚皮尽情享受。你的肚子有多大容量,里面就能盛多少鲜果,吃得再多主人也不会要你一分钱。因太阳的功劳(日照时间长),这里的果子有种独特的香味,闻到她,让人心旷神怡;咬一口,满嘴飘香、满嘴糖浆……用刀削过果皮,上面就会凝固起一层厚厚的糖,让人舍不得擦去。

  因为有这美景,香獐、岩羊、梅花鹿、锦鸡等野生飞禽走兽都争相来和人作伴,共享美好时光。夜间你走进果园里,只要带个手电筒,锦鸡就随手可得。

  黄河里盛产鱼类。在河边下个地钩,不一会就能钓到肥美的黄河鱼。大的五、六斤重,小一点的也有一、二斤。河里的鱼有很多都叫不上名字,但味都很美,尤其是黄河鲤鱼,那可是别有风味。吃这种鱼,是眼睛的享受、鼻子的享受、嘴的享受。鱼肉鲜香、略带甜味、肉味醇厚、入嘴滑嫩、厚味无穷。做的时候,不用放任何作料,鱼香出来了,人的口水也下来了。鱼熟了,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去抢,最后连鱼骨头都给吃掉了。

  河里还产一种鱼,我们给起了名字叫“双唇鱼”。鱼唇、鱼头煞是好吃,尤以鱼唇最为珍贵。吃上一口两层厚的鱼唇,再喝一小口酒,鱼香、肉香、酱香等香味洒满嘴唇内外,犹如琼浆玉液进到口里,美啊!

  我对监狱北面的鹰嘴山最看不顺眼,虽说它是个天然屏障,但大小山头一个接着一个,那山头就像一笼大小不一、参差不齐的窝头,非常难看。山上没有一棵树,不长一棵草,有的就是被雨水冲刷过后留下的条条大“皱纹”,越看越恶心。好在这座山没人能爬得上去,给我们减少了不少麻烦,大家称其为“定心山”。

  有这样优秀的地形和环境,感觉很平安,结果还是出了怪事。

  这座监狱搞得是农业生产,罪犯都是野外作业。为防罪犯脱逃,监控很严,几乎堵塞了可以利用的任何漏洞。

  可是,一天中午,还是有一个杨姓罪犯失踪了!此人被判刑十五年,监狱的行话叫做“重刑犯”。他的失踪,意味着一件重大事故的发生!整个监狱、武警都被动员起来。警察被分为两部分。一批人负责地域搜查,一批人负责设卡堵截。我是两头忙,既要管搜查,又要管设卡。经过工作,没有发现罪犯逃出去的痕迹。

  几天后,我们又组织所有青壮年和警察一起,对所有罪犯能藏身的角落,进行了查找,并在河里进行了打捞,结果是一无所获。罪犯就这样在人间蒸发了。

  事件发生的第十五天,上午停止了搜查,下午将卡点远移。明确规定再坚持设卡三天,无结果就自行撤卡。

  下午,我正在接待一位老人。他的儿子原来是这个监狱的犯人,因犯罪被判刑。在服刑期间,其坦白还有强奸妇女的余罪未交待,要求政府给予加刑。经我们调查取证,其的坦白纯系子虚乌有,原因就是其家住浅山地区,生活比较贫困,劳动强度又大,不想回家才想出如此“高招”,后此人刑满被释放回家。

  老人赶着马车、捆着儿子走了两天才到监狱。非常气愤地对我说:“这个畜牲回到家就给我要肉吃。没肉就不吃饭,天天要吃肉。老子长这么大,过春节才有肉吃,我到哪给他弄肉去?我把他送回来了,让他在这吃肉。”真是令人啼笑皆非,给我们忙上加忙,乱上添乱。

  正在解决这件事时,k县公安局打来电话,称他们抓住一个妇女,有违法嫌疑,自称是监狱的,让我们去带人。

  到了k县,老远就看到了这个妇女的背影。是个少数民族,穿着花衣、蒙着盖头。可我们那没有少数民族妇女啊,会是谁呢?我跟k县公安局韩局长很熟,他说你看看这个女人的脸就认识了……看了大吃一惊!这不就是我们苦苦寻觅的逃犯吗。这小子装扮女人也太像了,不仅穿着女人服装、鞋袜、 戴着盖头,还有高耸的双乳,太奇特了。经韩局长介绍审讯情况,我才了解了事情真相。

  原来,这个犯人用家里寄东西的包袱皮改成了女人的衣裤,在外出劳作时捡了女人丢弃的破袜子和鞋,精心装扮起女人来。没有乳房怎么办?其想尽了一切办法都不能奏效。就在准备放弃时,监狱里的一场电影启发了他。

  在后来的日子里,偷了其他人的两个大碗,把碗用线连接起来绑在胸部充作乳房。但那碗也太大了,这“乳房”要比其他女人的大得多,看起来就象是吃了激素催起来的。

  逃犯就是今天过的青川河大桥,而由于我们的干警不好意思关注妇女,让这小子钻了空子。

  但到了k县他就没那么幸运了。在过一个村庄时,熟悉本民族风俗的少数民族妇女发现这个“妇女”有些反常,加上又有一个不怀好意的男人的骚扰,使其惊慌失措。慌乱之中一只碗的线断了,达拉到了腹部。胸部只剩一个“乳房”傲然挺立,另一个“乳房”在肚子上唉声叹气。这哪是地球上的女性?看出破绽后,妇女们用本民族语言召唤来了村民们,众人便把逃犯扭送到了公安机关。

  这个犯人是怎么藏身的,十五天中是怎样生活的等等,都需要我们弄清楚。这个隐患不清除,我们将不得安宁。

  回到监狱后,江副监狱长下令,犯人的碗全部换成了饭盒,你总不能在自己胸前安个方形“乳房”装扮妇女,故伎重演了吧。

  经过对逃犯的审讯和几天的工作,终于弄清了全部情况。

  犯人劳作的地方有一个麦场,那里有几间很大的空房,有人就把冬天取暖的煤砖储存在了那里。这个犯人经过观察,用几天的时间在煤堆里做了一个仅能容下一人的“窝”,每天带一个馒头存放在里面,后又准备了水,乘人不注意躲了进去。里面有吃有喝,他便白天睡觉,夜深人静时出来活动,一躲就是十五天。搜查时的各种动静他听得一清二楚,觉的差不多了,便从“窝”里爬出变成“女人”上路了。这个教训太深刻了。在后来,我们采取了诸多的措施进行了预防、进行了防范,一定要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

  可是,堵了这个洞,又出现了那个口……

  唐书记光着一只脚,在监狱门口召开了一个简短的紧急会议,通报了情况。

  原来,据表现好的犯人报告,四大队六名犯人睡觉时集体失踪。后来在两间相连的杂物间里发现一个洞,里间还堆放了不少的土,估计这几个犯人躲在里面挖洞逃跑。经外围勘查,洞还未挖到狱外,说明他们还在洞中,现在的关键是怎样把这几个“老鼠”从洞里钓出来。

  那个洞的口径只能容下一个人进出,他们一定是一字排开地在洞里。把照明工具安装好后,我们开始政策攻心向里面喊话。一直进行到早晨五点,里面毫无回应。

  怎么办?只能让民警进去把他们掏出来了。让谁进去呢?只有我去了,因为我是党员、大小是领导,我不去谁去?监狱领导同意后,我钻进洞去。

  在里面,果然发现了这几个犯人。好险,洞已挖到监墙地基上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石头加混凝土的结构是永远也挖不通的。但是,再向下挖一米多点就可以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了。

  经一个多小时的艰苦工作,加上两个犯人是被胁迫参加挖洞“作业”的,七点时,犯人们乖乖地跟着我出了洞,一场危机化解。

  这些犯人挖洞已进行了一个星期,竟没有一个人发现,可见这个大队的工作到了什么程度。

  峡口监狱地处偏僻之地,生活比较艰苦,年轻干警不好找对象,干警子女就业困难,使得他们不能安心工作。加上当时对50岁以上年龄的民警“一刀切”—强制退休、一部分40岁以上民警通过关系调走,监狱民警整整差了一代人。新招的这批民警只有激情没有工作经验,或是文化程度太低,不适合工作需要;还有部分人毫无事业心、责任感;或有些人只是把在监狱做警察当“跳板”,临时观念很强,这就给不断出事故提供了“温床”,提供了条件。

  监狱想了很多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但效果不是很理想,关键是“人”的问题,不是一下就可以解决得了的。

  过后,监狱相对平静了一段时间,各项工作都在按部就班地做。大事故没有了,小事情却接二连三地赶了上来,这里面不乏怪异的小事情。

  就像我们现在正在调查的一件事,让人迷茫、感到些许神秘。

  监狱有一个养猪场,规模不小,建在一个山窝里,养了几百头猪,用以改善监狱生活。喂猪由六个暂无去处的刑满释放人员负责。这天,几个人喝了酒,四个人喝醉睡觉了,两个人难耐闷热的天气,夜间10点时走到猪场对面山头上吹风乘凉。当晚月明星稀,万物俱静。两人一边乘凉,一边聊天。将近11点时,他们看到对面公路一根电线杆旁走上来一个女的,并向他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在经过他们坐的地方五、六米远近时,两人看到女的穿着花衣服,两条大辫子一甩一甩的……

  经常看不到女人的两个人血液沸腾了,大声说起流氓语言。可是,这个女人连头都没回继续赶路。俗话说“酒壮色胆”,其中一个尾随女人跟了上去。追上后便调戏、搂抱这个女人……

  不一会儿,这人跌跌撞撞、满脸惊慌地跑了回来,紧拉着另一人的手让赶快回屋。回去后此人一头栽在床上人事不省,开始胡言乱语、浑身发抖。

  另一个怕落上知罪不举的罪名,怕又回监狱,便连夜报告了此事。

  当晚监狱便组织人调查此事。到猪场找到那人时,该人还在索索发抖。并派人分别对周围村庄、监狱家属进行调查,了解是哪个女的在这个点钟路过此地。

  在当事人基本清醒后对他进行了审查。该人脸色发黄,眼睛里漏出胆怯、发慌、不安的目光,发着抖交待了事情经过。

  据其交代称,当晚他追上那个女人后,上去搂抱,但只能看见这个女人,而楼抱不住。当他抬头看这个女人的脸时,此女竟无脸!他被吓坏了!

  交待太不可信!不拿出证据他是不会说实话的。

  在整个调查结束后,我们也是毫无办法了。当天晚上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从那里经过!这就意味着对当事人没有办法处理了。

  一个老干部知道后找到我们,给我们讲了一件事。他说,现在这个地方过去是个劳改农场,54年建场。他在农场干了一辈子,最后离休在农场安家(现在监狱和农场合并成了一个单位)。建场的时候,都是他们这些转业、退伍军人建设的。那时都很年轻,建设好后都急着找老婆。那年冬天,有一个山东籍的转业军人从老家带来一个大姑娘,第二天就举行了婚礼。年轻人闹洞房闹到很晚才离开,新郎新娘太累了,人走后没封好炉子就睡下了。第二天人们发现时,两人都已被煤气熏昏了。男的经抢救活了过来,女的永远停止了呼吸。下葬时她穿着花衣服,两条大辫子乌黑发亮,躺在棺材里就像是睡着了,埋葬她的地点就在电杆跟前。她长得太漂亮了,给这个老干部留下的印象极深,以至她穿的衣服的颜色、花样等细节都能回忆起来。老干部说,从那出来的可真象她。

  后来公路改道,人们真从电杆那挖出一个棺材,里面躺着一个年轻女人,身着花衣,留两个大辫子。几十年过去了,身体还未腐烂,犹如睡着了一般。老人过来辨认,就是那个被煤气熏死的女人。

  这件事很可能是个巧合,可能是哪个女人从这里经过受到调戏而羞于报案?或是其他事情……?已经说不清了。

  以后有些干警也遇到了一些蹊跷事,也只能当故事听了。

  9月份,我们接到上级通知,让做好准备,现在押的近千名犯人要全部调到其他监狱服刑,监狱腾空后有新任务。

  准备工作做了几天,犯人们就全调走了。

  原来,83年“严打”后,内地要陆续往西北调犯,为便于改造,本地犯人都集中到了一起,而外来的犯人也要集中在一起改造,所以就有了我们的这次调犯行动。

  给峡口监狱的任务是接收近千名上海籍罪犯,我们要派一个接收组去上海接收,押送由上海方面负责。一切都很顺利,上海籍罪犯按时押送到了峡口监狱。

  大家都看过一部名叫《西行列车》的电影,讲的就是往西北调犯的故事。这个电影主要是描写调犯途中犯人闹事、犯罪分子劫狱(当时列车是临时监狱)。实际这样的情况是没有的,也不可能发生,那只是文艺描写。往西北调犯是全国行动,沿途戒备森严,调犯专列有着严格的时间表、严格的押解方案,并有充足的武警及各警种护卫,到什么地方一分钟都不会差,是不可能出问题的。

  上海籍罪犯的到来,给我们出了一些新的课题,不了解他们的表现、不了解他们的生活习惯;他们还不适应这里的气候、生活......都需慢慢解决。

  犯人到监狱的第二天,就有十几个人打起架来,原因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在上海,监规规定犯人不能吸烟,他们有烟瘾也得忍着。而峡口监狱没有这个规定,已派人去给犯人采购香烟和日常生活用品。

  这天在监墙上执勤的哨兵把抽剩的烟头撂在了监狱里,犯人中的“烟鬼”们便一拥而上去抢烟头,为一个烟头打得头破血流,让人既生气又好笑。后来烟和其它东西买回来了,就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二、安危相易,福祸相生

  上海籍犯人到了峡口监狱的几顿饭后,我们发现,吃剩的馒头撂得到处都是,而相当一部分犯人还没吃饱。那时,监狱的生活是相当不错的,有鱼有肉,一星期吃两顿蓝水湖咸湖鳇鱼或其它淡水鱼,顿顿有牛肉或猪肉,主食全是细粮。那么为什么没吃饱反而把馒头给撂了?了解过后才知道,上海籍犯人从小就喜食大米,而我们这里的主食就是面食,大米很少能见到。由于气候的关系,这里的麦子成熟期和内地有着极大的差异,面粉发粘、不筋,口感不是很好。上海籍犯人宁愿饿肚子,也不愿意吃馒头,这就出现了撂馒头的事情。

  这些犯人远离家乡,虽然犯了罪,但他还是人,正常的生活需求应当予以满足。我们组织了专人,到处联系、寻找大米,后来可以保证每天吃一顿大米饭,以后对面食他们也慢慢习惯了。

  有了大米后,干警们的生活也有了改变,每月一个家庭可购买一斤米。这里的干警有相当一部分是出生在西北,根本就没见过大米,米自然就是稀罕物了,大人舍不得吃,全给孩子当营养品了。

  对犯人的教育训练正在抓紧进行。给这些大城市来的犯人必要的技能训练十分必要,下一步他们将面临劳动改造,不掌握基本的技能是不行的。

  为活跃犯人们的生活,让他们安心改造,我们在教育中组织了犯人篮球队、乒乓球队、文艺演出队。教育之余,几个大队的球队开始了比赛、文艺演出。这些上海籍犯人的文艺天分很高,说相声、唱京剧、吟诗朗诵、唱流行歌曲很专业,活动极大地丰富了监狱文化生活。后来这支演出队还被劳改局(过去的称谓,现称为监狱局)调去在监狱系统进行了汇报演出,评价非常好。

  教育训练结束后,除了病号,犯人们都投入到了劳动改造中。一个星期后,病号增加,多是怪病。有的犯人莫明其妙的发烧、有的犯人胃痛......检查不见病因,吃药不见效果,搞得我们很挠头。

  据判断,可能是饭菜不适所造成。上级专门给调来了几十名犯人厨师,里面有北京、上海、天津和本地籍的,专门负责做饭。但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最后,还是经过彻底的调查才搞清了事情的真相。原来,是个别犯人为逃避劳动改造,自己制造了身体伤害。发烧的是专门喝肥皂水所致;肚子痛的是由于吞咽牙刷把、勺子把引起。还有甚者,竟把钢筋吞了下去,不做手术是取不出来的,给身体造成了永久性伤害。造成这样的结果后,犯人们知道了这样做的严重性,从此再无吞咽异物的。

  转眼进入了85年10月,经过一年的改造,很多犯人都有了不同的进步,部分犯人还受到表扬、记功、减刑等奖励,积极改造的风气日渐浓厚。

  就在这时,犯灶上的不同省籍犯人的关系发生了微妙变化,上海、北京、天津籍的犯人结成了一个帮派,本地籍犯人结成了另一个帮伙,明里暗里他们互相排斥、互争犯灶的龙头老大地位,矛盾日益尖锐。

  为了不使这些歪风漫延,监狱采取了断然措施。对大部分人进行了严肃教育,个别人调出,对为首分子进行了严处,基本制止了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此后,犯人的改造越来越正常,秩序也越来越井然有序,一派风平浪静的景象。

  11月中旬,因父亲病重在省城住进了医院,我赶去看望照顾。六天后的凌晨五点,监狱驻省会办事处派人送来紧急通知,告知监狱罪犯于昨晚闹监,事态严重。令我立即返回单位,处理事件。

  由于交通不便,在中午十二时才赶回监狱。

  为平息事态,劳改局、公安厅、武警总队、检察院领导都赶到了现场,成立了处置事件指挥部。当时,监狱里一片混乱,四大队的犯人参与了闹事。一、二、三大队比较平静,在民警的控制下没人参加闹事。监狱里就像电影里表现得日本鬼子扫荡一样,一片狼藉,到处是石头、瓦块儿、杂物、被破坏的门窗、桌椅板凳......房舍大部分已被破坏。罪犯们拿着门框、砖头跟民警对峙。一些罪犯已经冲到监狱大门口,妄想冲出监狱。鉴于事态严重,指挥部提出开枪制止,但在场领导谁也不签字,这个方案只好作罢。

  事件的起因是因犯灶调到四大队的一个犯人和当地籍犯人发生了矛盾,他们便组织人在晚上去打当地籍犯人,但犯人宿舍的门打不开,这些人便上了房,揭开屋顶向里面灌水。内看守(监狱里的一个警种)发现后,一边制止,一边向监狱管教科值班科长和四大队教导员报告。可是两人严重失职,认为不会出大事,要把事情放到第二天再处理。结果事情愈演愈烈,发展到整个犯人都参与了,两人这时才着了急,可是已经制止不了了,而在这时,犯人已把矛头对准了民警,把事情闹大了。

  当前的关键是不能引发其他大队犯人参与,如果他们参与进去,就会增加平息的难度。第一步,要想方设法把几个大队的犯人疏散出去,消除隐患。第二步,增加警力,迅速平息闹监。达到共识后,接到命令的武警、监狱警察迅速从各个方向赶到了监狱。武警用二十分钟在犯人的临时安置点布好了警戒;监狱民警在四十分钟之内把几个大队的犯人全部疏散出来。紧接着,超过四大队犯人人数的武警、监狱民警徒手进入监狱,迅速平息了事态。

  事件从晚上二十三时开始,第二天十四时平息。民警、犯人无一伤亡,处理得非常圆满。紧接着,好像传染瘟疫一样,s省的其他监狱也发生了类似事件,都得到了迅速平息。这样的事情同时发生,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奇怪。

  事后,除了把闹监的主犯留下审查外,其他的犯人全部转监改造,峡口监狱又调进一批新犯人。

  峡口监狱的犯人都调到了地处沙漠戈壁的绿洲劳改农场改造,我们还得去那里,提取闹监主犯的证据材料,进而依法处理。领导把取证的任务交给了我。

  这几天东北风不停地刮,雪不停地下,天气异常寒冷。往年的12月,天气温和,气温也不是太低,今年这是怎么了?我匆匆带着一个民警,在凌晨六时坐上了去绿洲农场的班车。汽车的引擎轰鸣着,但车里没有一丝暖气;虽穿着羊皮大衣,但浑身还是没有一点暖和的感觉。在黑暗里坐着车,看不到一丝光亮,想睡一会儿,可是冻得人没有半点睡意。我掏出烟点着,想让烟头那点火释放出一点温暖,可是,抽了十几根烟也无济于事,脚慢慢的冻僵了,手也麻木了。我现在的最大祈求和最幸福的向往,就是立马飞到目的地。

  8点时,天慢慢放亮了,道路两旁白雪茫茫,草全被雪压在了下面;过去常见的黄羊、藏羚羊不见了踪影,一切生命的迹象全消失了。这么大的草原上,只剩下这辆汽车还在喘着粗气在艰难地爬行。它是在告诉大地,生命是永存的。

  路过名叫蓝水湖的盐湖时,已经找不到她的美丽身影。湖里含有大量盐分,再冷的天气也不会结冰,如今她到哪里去了?走到跟前才发现,她已被今年的天气欺负了,赤裸着玉洁冰清的身体静静地躺在那里睡去了。

  到了骆驼盐池,发现这个可以供全世界的人吃上30亿年的盐仓已被大雪深深掩埋,风正在那里“呜呜”地替他抱不平......

  绿洲农场离我们那儿980公里,晚上19时终于到了那里。一天车坐的我骨头都散了架,痔疮也犯了。农场招待所不常住人,客房里比冷库还要冷10倍。哆哆嗦嗦把火生着,直到一个小时后才暖和过来。这个点钟到这,早已没了晚饭,夜间也没有商店,看来只能饿一晚了。在收拾挎包时,我发现了一瓶忘记拿出去的酒,真是有福不在忙。我俩一人半斤,就算是吃饭了,这才熬过了这一晚。

  第二天就开始工作。跟农场联系过后,8点他们只是派人把我们送到监狱门口,收去随身携带的枪支就什么也不管了。进去后,找到了从峡口监狱调来的犯人。

  当犯人看到我们后,几百人呼呼拉拉全围了上来。几个人开始把我们往一间房里推,还有人高喊:警察进来就不能再走了!我们要谈判!在屋里听了这些人的吵闹声我才慢慢弄明白。原来,这些犯人提出要跟农场的民警谈判,要求回上海。但农场的民警就是不进来,要求他们派代表出去谈。犯人不出去,就一直这么僵持着。送我们的民警还不知道这个情况,就稀里糊涂地让我们进去了,我们就成了他们和农场讨价还价的筹码。

  这些犯人把最恶毒、最恐怖、最下流的语言都拿了出来对付我们,不少人拿着凶器威胁我们,非要让我或农场答复他们。并恐吓,如不答复,就让我躺着出去。我的警服被他们用刀(镰刀片和自制的刀具)割出了很多口子,兜里的烟、钱全被掏空。我告诫自己要镇定,外面的干警一定会想办法的。

  到了10点,犯人们更加急躁和猖狂了,开始动手动脚,并找来绳索要捆我们。我这时看到了一同进来的年轻民警的脸,那是一张娃娃的脸、是一张还没结婚的青年的脸。他的人生路程还很长,他要好好地活着。虽然我只比他长几岁,但已娶妻生子,一个男人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一半,没什么可遗憾的了。我大声对犯人们说,先谈第一件事,如果谈成了,再谈第二件事。第一件事谈不成,第二件事就免谈。看到我的坚决态度,犯人们吃了一惊,忙问是什么事。知道什么事后,闹事的犯人头目出去商量了半个多小时,进来对我说,答应你的要求,让他出去,把你留下。但是耍花招就要给你放血了。那个民警说什么也不走,把我都要气疯了。冲上前去扇了他几个耳光后便用脚踹他,犯人们看到后起哄大喊“警察打起来了”!年轻警察哭起来。为了让他更恨我,我装作非常愤怒的样子,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个遍,并让他立马滚蛋,称我再不想见着他。这时有几个“傻”犯人上前连推带拥地把他赶了出去(事后查明,这几个犯人是靠拢政府的一群,是故意那样做的)。

  民警出去半个小时以后,监墙上的哨兵多了起来。这说明我们在里面的情况是我的民警出去以后他们才知道的。后来了解到,这个民警出去就大哭起来,大声喊道:“我们科长在里面被犯人劫持了,他们要害他!你们快去救他啊!他在里面骂我、打我那是故意的,我不恨他,求你们快去救救他吧,晚了他就没命了啊......”没说完就泣不成声了。

  农场得到我被劫持的消息后,立即将信息逐级上报给了上级。当地州的党委、政府立即派有关领导带人前来指挥、救援,并命令武警将监狱包围起来。省上的有关领导也已启程,紧急向绿洲农场赶来。

  犯人也很敏感,从监墙上的变化上也已清楚知道外面得到消息了,他们要的就是这一点。

  我还在跟犯人们“谈判”,和他们就是一会儿说主题,一会儿东拉西扯不着边际,尽量拖延时间,等待救援。谈到下午16时,滴水未进的我口干舌燥,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这时,犯人们又开始对我进行侮辱、威胁。

  不一会儿,民警从监墙上通知犯人,要派人进来配合我进行谈判,犯人们同意了。

  民警进来后,他们只允许一个人进院(犯人在监狱里住的院子)和我见面。和这个民警见面后,我找借口和他谈话,单独呆了一会儿。民警通知我,外面已经准备好,要派武警把我抢出去。我当即否决了这个方案,因为这是不可能的。犯人手中有凶器,还没等你冲进来,他们就已经把我干掉了。听完民警就出去汇报了。这时,已在监狱划出了警戒线,如果哪个犯人斗胆越过警戒线,武警将毫不手软地开枪。

  民警第二次进来,又给带来了新方案,要求我找机会,从和犯人谈判的小屋的后窗户爬出去。武警狙击手就在后窗户外面的监墙上,我爬出去后,犯人敢跟着出来子弹就会迎接他们。我又一次否决了方案。我说,我作为一个党员,决不会害怕到爬窗户逃跑的地步。实际上,爬窗户你也跑不了,那么多的犯人,没等你爬出去,他拽着你的小腿就把你拉回来了。

  外面的第三套方案还没制定出来,我就继续和犯人“谈判”,一直谈到了19时。离天黑的时间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越来越急,但这一切都没表现出来。不行,我应该自救,不能等待了。想了一会儿,就有了主意。

  我告诉犯人闹事头目,让他们组织犯人集合站队,我将就他们提出的问题表态,给他们说法。这些人刚开始不同意,我说我又跑不了,你们怕什么。就这样,犯人们集合起来了。我走到队前给他们讲话,一边讲,一边踱步,踱到院子门口时,犯人哗啦一下就把院们给堵上了。我接着又讲,天南海北都讲到了,还是踱着步讲,第四次踱到院门口时犯人们都回到队伍里去了。第五次踱着步讲到院门口时,犯人已经没有什么反应了。第六次踱着步讲到院门口后,我就很轻松的开了院门 一边讲一边走了出去。待我走出十几米后,犯人们反应了过来,并冲了出来。可是,已经晚了。武警的机枪手看到我已安全出来,拉响枪栓大声警告犯

  人们:“立即后退!胆敢越过警戒线就开枪了!”犯人被镇住了,没有一个再敢往前冲,我顺利地出了监狱的大门,将近12小时的人质危机胜利结束。

  在监狱外面的同志不相信我已经出来,可我确实是出来了。我的那个民警冲上来抱紧我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科长,是你吗?我说你好好看看,毫发无损啊!并逗他:“小伙子,有了这次经历,你以后会更幸福的!”

  我出来后,那些犯人封了门,和政府对抗,并烧了房子。后组织力量一举平息了事态。

  那天晚上,农场设宴给我压惊,但被我婉言谢绝了,没吃晚饭就睡下了。这一夜是我有生以来睡得最好的一夜、最香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