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川收名企犹如上街买菜

  欲拒还迎川酒深陷“嫁女困局”

  金羊网 民营经济报记者 陈小平

  硕大的不锈钢罐旁停着一辆货柜车,与你在马路上所见到的并无二致,如果不是旁边有酒厂的管理人员对你说,这是郎酒的运酒车,你会相信吗?断然不会。但你往旁边挪下步子,就会看到两根白色的管子伸到了车厢的顶部,管子的另一端,连着一台放置在地上的高压泵,这个泵正从不锈钢罐里源源不断地泵酒呢。这时,你彻底相信了。是的,郎酒的运酒车开到了泸州纳溪区的一家规模并不大的酒厂来买酒了。这是《民营经济报》记者日前在四川进行采访报道时意外见到的真实场景。

  入川收酒:就和上街买菜一样正常

  走在泸州街头,你随便问一个人,有散酒卖么?那人肯定扭头问你:“老哥,你要啥子酒么,告诉我!”

  入川收购散酒?发生在前段时间的一件事,被媒体和社会公众称为“洋河散酒门”事件,大家对此非常敏感。但这种事在四川泸州和宜宾的做酒人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就好比张大妈自家种的菜不够,然后跑到镇上去买一篮子青菜一样正常!

  开车穿行在泸州的乡间公路上,忽然闻到一股酒香,你闭着眼睛就猜到:路边又是一家酒厂。当地一位做酒的老板告诉记者,泸州有大大小小的酒厂、作坊3000多家,但当地酒管部门领导对记者称,泸州有生产许可证的酒厂有300多家。

  这么多酒厂,生产出来的酒当然不能都自己喝,还得卖出去。做成瓶子酒出售并不容易,那么大的产量怎么办?出售原酒成了不二选择。记者问:怎么不存起来?那人笑了:有那么多本钱吗?

  谁来买?四川有位业内人士一语道出真相:天下好酒出四川,四川好酒调天下!

  像郎酒一样跨境采购基础酒的企业不在少数,四川本地的也很多。

  巴蜀液酒业是泸州原酒输出最大的一家酒企。巴蜀液总经理蒲遥对本报记者说:四川当地酒业在我们这里购买量最大,四川六朵金花嘛,二线品牌销售都是几十亿元,酒的用量大了。

  蒲遥介绍说,西凤和洋河是巴蜀液大客户中的两个,一个来自陕西,一个来自江苏。西凤在巴蜀液拿酒量也很大,每年上千吨。他们买回去勾兑。西凤酒本来是凤香型的,现在成为凤兼浓或者说是浓兼凤,浓香型酒占的成分更多一点了。因为目前市场上消费的主流香型还是浓香型的。

  “江苏洋河购买量比较大,每年在泸州采购几万吨,他们不可能在某一家企业采购,主要考虑到分散风险,确保供应和保障品质。几万元到十几万元/吨都拿,与他们的产品系列相对应。”蒲遥称。

  “洋河现在销量五六万吨,生产不出好酒,自己只能生产出基础用酒,中低档的,高端酒必须从四川购买。因为北方是沙性土壤,南方是酸性土壤,土壤、水、空气、气候等因素决定了的,自然禀赋,没法改变。”白酒营销专家铁犁说道。

  收酒者:说还是不说 这是个问题

  “除了几家产能大的企业,如五粮液、沱牌舍得汾酒之外,其他大企业几乎都在四川收酒!”白酒营销专家铁犁说。

  既然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为何到四川收酒的企业还要三缄其口呢?

  说还是不说,其实等同于脱还是不脱,在某种情况下确实如此:比如洋河到四川购买散酒这件事。此前,洋河股份董事长兼总裁张雨柏在承认洋河采购基酒的同时,他还表示,洋河近年来购买基酒的量在不断的减少。但是,对于洋河外购散酒的说法,其予以坚决否认。“肯定的说,洋河从来没在外收购过散酒,更没有贴牌。”据媒体此前报道称,洋河仅在四川宜宾高县收购散酒贴牌出售,每年在高县采购散酒的量超过4万吨。

  白酒巨头进川收酒,收了还说没收,或者硬说收的是基酒,不是散酒,其实业内人士都明白,散酒就是基础酒,也可以叫做原酒。著名白酒营销专家铁犁这样形容:这等于是皇帝的新装,明明是没穿衣服,但是一直对大家说穿了,而且很漂亮。即使有人说皇帝没穿衣服,他还不承认,只好硬着头皮顶下去,要不然更加难堪。入川收酒,这件“皇帝的新装”脱还是不脱真的很难吗?

  宜宾酒类食品产业促进局酒促科曾剑科长对此发表看法:四川收酒的事情应该大张旗鼓进行宣传,不要回避,因为四川的酒本身就是好酒。与他们的地产酒嫁接起来并不是坏事,而且应该让消费者知道。

  宜宾高洲酒业的吴总对本报记者称,洋河从四川进原酒的事被媒体曝光后,洋河首先是否认,后来又宣称他们从四川买的都是低端酒,这一点尤其让我们无法接受,让消费者觉得好像四川的酒都很差一样。

  洋河、郎酒等为何不愿意承认自己从别处购买基酒呢?铁犁认为,白酒生产与苹果手机的生产不一样,手机可以委托生产,只要达到标准就行,而白酒是有着地域文化和历史文化内涵的特殊商品,有着一种神秘感,要不然,为何要灌瓶出售,直接喝散酒不就行了?瓶装酒为何能卖那么贵?打破了原产地概念,自然就打破了神秘感,皇帝本来没穿衣服,但是不能说出来。洋河没有到四川收购酒厂,同样也是因为这个问题。苏酒就是苏酒,如果被人知道了是川酒,消费者无法接受了。

  产业链利润分配:有人喝粥 有人吃肉

  在一起回宜宾的路上,华夏春酒业总经理助理黎斌对记者说:“洋河曾经和我们合作过,现在没做了,主要是他们将价格压得太低了。他们大鱼大肉吃饭,我们只能喝稀饭。”

  要搞清白酒从酿造再到装瓶再到销售整个产业链的利润分配,首先要弄清白酒的生产成本。而纯粮固态发酵白酒的最低成本,是记者此次采访中问得最多的问题。很多企业都十分敏感,遇到这个问题就回避开去。

  泸州巴蜀液酒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蒲遥抵不住记者的再三盘问,终于在酒桌上透露了天机:四川本地产的糯高粱质量好,价格也高,但是数量有限,东北高粱比较便宜,一块多钱一斤,生产出来的酒也便宜,不到2万元/吨。我们产的酒,最便宜的差不多2万元一吨。

  与蒲遥说法相印证的是华夏春酒业总经理助理黎斌提供的数字:白酒生产成本在18000元/吨左右。

  生产出来的原酒经过销售,如果开发票,还要计上17%的增值税,25%的营业税,每吨价格已经到了二万七八了,酒厂添上点利润,很快突破3万元/吨。如果想买到质量好的,没有添加食用酒精的真正原酒,价格又高了。泸州巴蜀液酒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蒲遥对记者比较具体地介绍了:我们的酒分三段摘取,前段酒,大概10万元/吨;中段酒,8万元/吨;后段,3-5万元/吨。前段酒比较贵,可以做调味酒,但缺点是口感不太协调。中段酒比较协调。后段酒比较薄,所以价格不高。

  华夏春酒业总经理助理黎斌介绍,调味酒是酒中极品,有的年份很久,一吨酒只需加一二滴就可以改变酒的风味了,这就是酒的神奇的地方。所谓年份酒也是如此,一瓶酒可能一滴都不到,但风格就变了。

  有人为记者算了一笔帐:一吨没有添加食用酒精的原酒,算5万元/吨购进,每斤酒成本才25元。加上瓶子和包装成本,算它25元, 总成本才50元。但这种酒质的酒卖到市场上至少要1000元。酒的品牌商和经销商赚了多少可想而知。如果加上几滴老年份的调味酒,还可以当年份酒卖,价格还得翻番。相对于原酒生产商来说,品牌运营商和经销商的利润要大许多。

  食用酒精:加没加 消费者无从知晓

  记者在四川的采访过程中,不时听到白酒用食用酒精添加的说法。

  泸州做酒的张先生告诉记者:纯粮白酒生产成本在18000元/吨,2万元买不到真正的酒。18000元也能卖给你,但是里面有多少酒精,你就不知道了。真正的原酒要五六万元/吨。加了酒精买家会不会发现?张先生称,买酒的都是行家,他们自有一套辨别方法,闻气味,尝酒,看挂杯等,但是消费者是无法清楚的。泸州的调酒师很厉害,原酒加水,加酒精,再加香精,精心一调,什么绵柔型、淡雅型,都可以做到。如果加上几滴调味酒就更棒了!

  “即使买酒的能辨别出有没有加酒精,有些收酒的还是不放心,有的干脆派人守在厂里,酿出酒来直接拉走。”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郎酒就在高洲酒业自己投资建了一个酒罐,用来藏他们从酒厂买到的酒,放些时候老陈了再拉走!

  有专业人士向记者透露,有的企业做的是低档酒,已经加了食用酒精的酒也收,只要价钱合适就行。有的企业收进的酒没有加酒精,回去再加,这样可以减少运输成本,而且这些企业本身就很大,有自己的调酒师,每年专门购进大量的酒精,随时可用。

  白酒营销专家铁犁对记者称,食用酒精基本就是95度,加水,加香精,就达到想要的度数。加了食用酒精也检测不出来,只要合乎标准就行。

  “目前中国白酒业的基本状况是:年销售量500万吨,其中固态发酵的纯粮酒150万吨左右,其他都是食用酒精。”当铁犁说出这个数字时,记者着实吓了一大跳!

  政府鼓励:原酒厂要尽快转身

  “中国白酒 角是指泸州、宜宾到贵州遵义地区。贵州遵义这一段以赤水河畔到泸州跟长江汇流这一段,是酿造酱香型酒的最佳地段,宜宾到泸州这一段最适合酿制浓香型酒的最佳地段。” 泸州巴蜀液酒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蒲遥对记者娓娓而谈。

  四川确实是出好酒的地方,但产出的好酒过剩,只好低价供应给大的品牌运营商,心里已经有些不爽,但又面临价格竞争,有的企业生产量大,采购成本和生产成本又相对较低,因此抢到了大的订单。其他小酒厂只好再压价,求得生存空间,这样一来就形成了恶性竞争。当年的邛崃就是这样把整个区域品牌搞砸的。邛崃酒一时几乎成了低档酒、“三精一水酒”的代名词。

  在这种情况下,泸州和宜宾等名酒产区的政府主管部门深深地意识到,只有加大力度推出更多的名酒品牌商,争取在本地消化更多的原酒,扩大白酒生产的品牌附加值才行。

  泸州市商务局酒管科邹同杰科长介绍,泸州未来将重点扶持销售量上5-10亿元的企业26家。十二五期间,除泸州老窖以外,将扶持年产值十亿的企业三家,产值5-10亿的企业12家,产值1亿以上20多家。品牌销售收入要就占到115万吨的一半以上。

  宜宾酒类食品产业促进局酒促科曾剑科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宜宾目前原酒还是超过品牌酒使用量,瓶装酒量大的除五粮液之外就是叙府。按政府十二五规划,鼓励企业尽量往瓶装酒方向走,慢慢转型,一边做原酒,一边做品牌。2010年全市酒类销售收入400多个亿,2011年600亿,2015年力争到1300亿。

  跃跃欲试:业外资本青睐川酒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做原酒的要实现做品牌酒的华丽转身,并非易事,一是缺资金,二是缺市场营销人才,三是缺市场网络资源。 这些缺陷如何弥补?与业外资本结合成了最好的选择!

  另一方面,目前中国白酒热,加上房地产和矿业投资进入低谷,不少资金瞄上了诸如红楼梦等原酒基础好的四川酒厂,与他们合资扩建酒厂,或直接投资建厂。

  在宜宾采访时,不少人谈到红楼梦酒业。红楼梦酒业原来是以做原酒为主的,后来引进了两个房地产商投资入股,现在红楼梦已经做到五六个亿的年销售额,红楼梦酒走出四川,销往了华南等地。

  据了解,湖北有个投资集团,已经以白云边酒业的名义,参股宜宾当地酒企,准备建两个白酒生产基地,其中一个建成投产,主要为白云边酒业提供原酒供应。

  郎酒位于泸州龙马潭区的一个酿酒基地刚拿下土地证。而泸州市政府在纳溪区,做成酒镇酒庄模式,主要与泸州老窖配套进行基地建设,同时也对外招商合作。

  宜宾高洲酒业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原酒生产企业。该公司吴总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中粮集团、希望集团、英国的一家银行等多家企业和机构都和他们进行了接触,谋划上市事宜,与中粮合作的可能性很大。

  原酒产量达到1 万吨,计划扩产到3万吨的华夏春酒业,也是业外资本追求的对象。估计年底能够与一个大财团成功牵手。

  “不管是入川买酒也好,到四川投资建厂也好,都证明了一点,那就是四川的酒好!”泸州市商务局酒管科邹同杰科长说:“不过,我们的努力方向是打造更多的‘白酒金花’,但同时还是要努力做好基础建设,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