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有着悠久酿文化的国家,基本上我国每个省份都有享誉中外的白酒,例如四川五粮液、山西汾酒、陕西西凤酒、湖北白云边等。令人奇怪的是,作为中国白酒中重要的版块之一,并且酒企企业数量、规模以及整体实力和河南省有得一拼的湖北,其产地酿出的湖北酒略显“低调”。

坐拥南北交通、粮食、资金等资源的湖北省,为何走不出一家上市酒企,难道是鄂酒不如川酒、黔酒?其实不然,湖北亦是盛产好酒,如白云边、黄鹤楼酒、枝江大曲、稻花香、黄山头酒、石花、关公坊、劲牌、文峰特曲系列酒、襄樊特曲、西陵特曲等口碑和质量均不错的美酒。

湖北酒文化博大精深,酒品繁多,酒质优良,从苏东坡官贬黄州,酒醉江边写下千古绝唱《赤壁赋》,到辛弃疾曾官任湖北,乘酒兴赋词“酿成千顷稻花香”,可以看出湖北酒自古以来颇受世人欢迎。至于湖北酒为何没有黔酒等名气大,甚至至今推出不出像茅台一样的一线产品,抛开历史沿革和品牌价值这些方面原因,或许与这三方面因素有关。

其一,湖北酒企正遭遇外地酒企蚕食。湖北白酒资源丰富,全省内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很多,但真正属于湖北的龙头酒企没几家了。近几年,湖北本地市场正在遭遇外地酒企的侵蚀和攻击,如维维股份(江苏省大企)收购枝江酒业,古井贡酒(来自安徽亳州)收购黄鹤楼酒。

从资本层面上来看,随着多家上市酒企或公司收购湖北白酒资产,实际控制人的变更、重大资产重组等,让湖北酒发展滞后了不少,加上越来越多的外来白酒品牌,在湖北乃至全国密集地推、频繁营销,导致湖北酒“困”于本地多年,难出一线白酒品牌。

当然,湖北酒难出一线品牌也与当地酒业的态度有关。几年前,湖北省酒企虽说在本地具备一定的市场规模,但普遍存在小富即安思想,缺乏提高品质,加大创新投入的理念。与此同时,湖北白酒企业对外扩张不够,产品结构过于繁杂,对外扩张无持续热销拳头产品,产品迭代不足,反而跟风较多。例如,劲酒当年首发苦荞酒,便引起一众湖北酒企模仿。

除了上述原因外,湖北酒难出省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在湖北,喝酒的主力人群,常喝的不是高度酒,而是低度酒,因此,湖北产的白酒多为低度酒(特指50度以下的白酒),如劲酒(38度)、毛铺黑荞(42度)、白云边十五年(42度、45度)等湖北热销品,均为低度酒。而一线品牌白酒热销产品当中的白酒,以高度酒居多。

不过,无论何事利弊总相随。资本的介入或许给白云边等湖北酒带来不小冲击,也为部分企业带来新鲜血液,湖北酒正慢慢崛起。而湖北酒企虽然在外扩张没有川酒等理想,但也收获本地消费者对湖北酒极强的认知度和忠诚度。

整体来说,湖北酒在当地的名气更大,也拥有更多忠实拥护。而白云边、稻花香、黄鹤楼等湖北酒走不出湖北,原因很复杂,不单单是几点因素能决定的,从大局上看,上面几点是最为重要的原因之一罢了。目前湖北酒正努力改变当下局面,湖北省甚至出台了一系列支持企业上市政策,部分地区省、市、县三级奖励高达1000万以上,相信不久,湖北酒便能冲破阻拦,走向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