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又一名陨落,曾强势入选“中国名酒”,如今却在货架上积灰

好酒不过鄂!

湖北人爱酒,很多本地人酒量一点也不比山东、河南人差,但是近几年到了湖北去喝酒,却发现酒桌上除了白云边,大多都是汾酒、泸州老窖这些外地酒。

不少湖北酒友也吐槽,一向口感不错的白云边,近几年也不如从前了,甚至发出了,“湖北再无好酒”的感慨。

其实在上世纪80年代,湖北曾经好酒林立,特别是有一款好酒,强势入选了第四、五届“中国名酒”的评选,短短几年时间,跻身中国一线白酒行列。

甚至当时汾酒、西凤酒这些大牌酒,想要抢占湖北市场,花了上亿铺设渠道,但是6年下来,硬是打不开市场,最后放下一句“特制黄鹤楼酒在,绝不进湖北”!最后灰溜溜地离开。

但是十几年过去,完全验证了当时大牌酒的预言,这款酒因为各种原因,一步步没落,市场完全被抢占,甚至到了在货架积灰的地步。

名震鄂豫皖——汉汾酒(黄鹤楼酒前身)

黄鹤楼前身是武汉著名的“汉汾酒”,在上世纪20年代,就是名震鄂豫皖的名酒,更是在中国国货展览会上获得“一等奖”的好成绩。

在当时,是妥妥的国货之光,甚至民国时,多种历史性的场合,汉汾酒都是作为指定用酒,可见当时的受欢迎程度。

搭上时代的快车——中国名酒黄鹤楼

上世纪80年代,黄鹤楼古迹重建,特别改名名气极大的汉汾酒为“特制黄鹤楼酒”。

同年,第一次参加中国名酒评选的特制黄鹤楼,就凭借酒质强势入选,登上了中国白酒最高荣誉——中国名酒。

趁着这股东风,黄鹤楼酒销量更上一层楼,连续三年销量突破10亿,稳稳地压了白云边一头,成为了妥妥的“湖北一哥”。

历史突破,低度清香——成就“南楼北汾”的局面。

当时国内持续的开放,继续大量的出口,但是高度白酒不符合国外的饮酒理念,湖北当地背靠长江,水运成本极低,但是却没有一款低度白酒适合出口。

黄鹤楼抓住机遇,成功地研制出湖北的39°清香,一举打开了国外市场,连续5年,成为湖北白酒出口的“第一名”。

并且在国内掀起了清香性白酒的热潮,与当时的汾老大南北对峙,形成了“南楼北汾”的局面。

名酒大厦的崩溃——无奈地改建重组

时间来到1992年,当时名气正盛的黄鹤楼,由于规划和各种原因,不得不面临改制。

首先是黄鹤楼酒厂改为黄鹤楼酒业,更要命的是新的班子成立,在当时市场化热潮下,完全按照老一套的思路,没有新的产品推出,也无视宣传和营销,再加上经营问题,黄鹤楼开始走下坡路,甚至2000年,已经到了破产的地步。

最后一丝曙光破灭——清香转做浓香?

到了2003年,黄鹤楼股份再次被转卖到武汉天龙投资,并且重金邀请国窖1573设计师担任领导,推出了新型的浓香型白酒。

但是似乎市场并不买账,本来黄鹤楼就是以清香白酒出名,浓香市场,完全竞争不过大牌“川酒”,因此即使本地市场,也是完全打不开。

不过近几年,武汉等地,为了振兴老牌企业,开始大力扶持传统白酒行业,希望黄鹤楼可以重振旗鼓,发挥自己清香白酒的优势,让老武汉人重新看到便宜好喝的特制黄鹤楼!

回顾特制黄鹤楼酒近一个世纪的起伏,除了被迫改制等一些因素外,其实自身的经营才是最大的问题。

在现在市场化环境下,完全忽视了宣传和新产品的开发,固守自己一亩三分地,等到了“让市场逼着自己改革”的时候,其实已经晚了。

全国这么多白酒,其他省有类似的白酒吗?

其实不止湖北的黄鹤楼酒,近几年河南的宋河粮液,安徽的口子窖酒,南方各省的米酒,甚至最近几年名气很大的贵州酒,都有两款这样的白酒,本身品质问题不大,但是因为宣传和经营问题,一直不温不火。

君中元私藏酒

酿造人曾传政,用优质“红缨子”高粱酿酒,坚持以酒入心,像君子一样坦坦荡荡地做酒,他的老师是茅台酱香之父李兴发。

工艺上更是坚持传统,按照123987的工序,每一步不仅按照时令,更坚持工序完整,完整的工序就要将近350天。

对于基酒更是严格,以6年为一个基本时间,每一坛都坚持足年足量。

因此入口时粮香浓郁,纯正优雅,足年的基酒窖藏,舌尖环绕酒液,可以明显感受到酒液的醇厚感、绵柔感,完全没有那种新酒的杂粮味。

平坝窖酒

在纽约国际名酒博览会,一举夺魁,连续包揽了五届的贵州名酒荣誉,在90年代,平坝窖酒越喝越有,成了最流行的一句话。

结合贵州传统的大小曲工艺,加上特有的药曲入酒,酒液入口瞬间,浓香纯正,带着一股清甜的药香,忍不住就想多喝几口。

但是好景不长,进入2000年后,也是由于不适应市场化原因,没有跟上宣传,现在名气大不如前,甚至本地人都快忘记“茅台之下,鸭溪平坝”这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