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处于中国的中心位置,交通区位优势明显,毗邻的河南、安徽、江西、重庆、陕西等省市,无论水路还是陆路,都十分发达。武广高速作为中国第一个时速超350公里的高铁,象征着我国真正进入了高铁时代。

但截止到去年,湖北的高铁却和邻近的安徽有不小的差距,也不及周围部分省份,在2020年的里程排行榜中排名12。湖北的发展,不仅在交通方面动力不足,在的发展方面也欠缺实力。

白酒作为中国文化的载体之一,是广大人民的喜爱之物,而不少地方以酒为媒,开始打造独有的酒文化名片。2019年1-4月,湖北省白酒产量为1.88亿升,位居第二名。2020年全国各省市白酒产量数据中,湖北3.6亿升,仅次于四川、河南,位居全国第三位。

湖北坐拥南北,是全国重要的粮食产地,但为什么在19家上市酒企中,却见不到湖北酒的身影呢,甚至在二线白酒梯队中,湖北的酒都排不上号,没有诸如郎酒、江南春等全国性的强势白酒品牌。

要说湖北省的白酒品牌,其实不在少数,并形成了以白云边、稻花香、枝江为三巨头的主流白酒局势,又有以石花、楚园春、关公坊、古隆中、西陵、黄山头、珍珠液等为代表的区域性地方酒企。而另一知名白酒黄鹤楼,已经易主安徽古井贡。之所以把劲酒排除在外,是因为劲酒更多的宣传是以保健酒、药酒为主,读者曾经喝过,但入口浓烈的药材味,和寻常的白酒口感差异较大,就不把它放在这里对比了。

白云边闻之清香,进口浓香,回昧酱香,三香合一。2019年白云边全国销售达到50.45亿元,其中省外市场达到11.5亿,2021年前8月营收超40亿元,与同期相比,销量上升10%,销售额增长26%,是湖北白酒企业中的领头羊。

稻花香吸取清、酱、浓三种香型工艺,首创馫香型白酒生产工艺。馫,香气也,馫香型,更像是三种基本香型的混合香型。2010年,稻花香实现销售收入73.16亿元,创利7.1亿元,一度力压白云边和枝江,但2016年到2019年,白酒收入仅20多亿元。2020年疫情影响,上半年白酒收入9.3亿元,同比下降25.12%,按目前的增幅幅度和发展趋势来看,稻花香算是湖北酒中的潜力股,当下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枝江大曲,一个后起之秀,论文化底蕴虽无法和老牌名酒相比,但在湖北算是小有名气,在80年代享誉全国,本世纪初年销量甚至达到了茅台的三分之一,不仅在省内市场,在国内市场都声名大噪,请来曾志伟、孙红雷等大牌明星代言,2009年销售收入突破42亿,是当时当之无愧的“鄂酒新贵”,之后被维维股份收购,在经过白酒发展的新浪潮后,枝江大曲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趋势,业绩黯淡不少,在2019年时亏损8600多万元。

企业外拓就需要更多的资本支持,而在经济快速发展的那几年,鄂酒的这三家代表却都没有搭上白酒上市黄金期的快车,仅劲酒老板吴少勋战略投资了青海的青青稞酒。要知道在如今的资本市场,要获得融资谈何容易。

随着白酒行业进入挤压式增长的阶段,众多名酒品牌纷纷“渠道下沉”来布局全国化抢占市场,开始向优质产能、优质品牌集中,外来白酒品牌对湖北本地酒企形成合围势头,中小白酒企业的发展前景和市场空间进一步被挤压。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山西汾酒等一线酒企的合并市场占有率从约18%上升至约34%,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不断蚕食地方中小品牌的市场份额,挤压式增长愈发明显。

在湖北白酒市场上,外来酒和地产酒各占一半,地产酒中又以白云边份额最大。在省外高端市场中,被茅五泸汾等占据了强势领导地位,在次高端酒市场中,又形成以洋河、水井坊等全国性名酒为主,中高端市场又有二锅头、小郎酒等光瓶酒的快速崛起,在多重酒企压缩发展空间下,湖北地产酒主要聚集在中低端的价格带。

除了省内酒企没有能够主导引领作用的白酒,而且香型优势没有形成地方特色。湖北省白酒行业销售收入占比虽达到了7.57%,固然是消费大省,但局限性很大,未必是白酒品牌强省。虽然鄂酒近几年一直试图扩张省外版图,但面对外来白酒品牌密集的地推、纷繁的营销,实难挡外地酒企的侵蚀,越来越多的本地酒企不断被收购吞噬,以提升湖北市场份额。

由于酒水市场的排外性,市场渗透往往见效甚微,而收购当地企业不失为一条有效的捷径。面对川酒、苏酒、徽酒、黔酒等外来酒的多重攻势下,昔日的兄弟酒企也可能是外来酒企撕开鄂酒市场的一个工具,内忧外患的鄂酒还能抵挡多久,最终应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