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产能过剩是不存在的。

因为白酒的生产周期比较长,特别是浓香型和酱香型白,一般从粮食进库到蒸馏,起码需要最少两三个月甚至一年,再加上新酒味道不好,需要储存,所以一瓶好酒的生产周期需要两到三年才能灌装出厂,离过剩还有很大距离。

但是由于酒精和香精的出现,也使得白酒的生产很容易大规模工业化大批量出现,甚至可以达到你今天下订单,晚上工人加班就可以调酒,第二天就可以实现灌装。

相对来说,清香型的周期要短一些,不太讲究的,十来天就可以蒸馏。这里有一句感叹,同样是酒,差距还是蛮大的。

说没有内卷,肯定是假的。

因为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虽然都可以出状元,但那是竞争的结果。没有竞争就没有市场,也就没有了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故事了。

七八十年代以前,清香型白酒由于价格低廉,生产周期短,且酒味纯正,后味干净得到众多酒友们的喜爱。只不过,一个山西假酒,让许多人谈酒色变,以至于到现在山西清香酒还没有完全恢复巅峰时期的状态。

随着清香酒的没落,浓香型开始独霸江湖,一直到酱酒吹嘘了许多年的当下,再加上生活水平的提高,依然无法撼动浓香型独步武林的地位。

但是,酱香并不是像刚开始宣传的不能造假,必须要存放多少年。事实证明,茅台镇上那么多家,如果都没假酒,那是不可能的。像什么本地糯高粱和端午节少女踩曲,更是胡说八道。用脚指头想想都能想明白,茅台镇那二百平方公里的土地都种上高粱也不够一个厂用的,更别说十来万人口的一个镇里,能有多少未婚少女在端午节短短几天去干一些大老爷们都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呢!

抛开这些大方面的不说,就是同处于一个香型,甚至挨着的两个厂,也会有这样那样的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