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河恋歌

  故事梗概

  本书讲述年轻的摄影师艾晓冬,为了追随从网络中相识的情人蒋颖,甘愿放弃南方大都市优越的生活,不辞劳苦千里迢迢来到呼伦贝尔大草原,希望从此过上简朴而纯净的生活。蒋颖的挚友兼同事、热情奔放的俄罗斯族姑娘卡莎也悄悄喜欢上才华横溢的艾晓冬,于是一场四角恋爱发生了。经过情与理的纠葛、爱与恨的交织。尘埃落定之后有情人终成眷属。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使艾晓冬的梦想破灭,重新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

  第一章 奔向草原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风吹绿草遍地花。

  彩蝶纷飞白鸟儿唱,

  一弯碧水映晚霞,

  骏马好似草一朵,

  牛羊好似珍珠洒。

  ——歌曲《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初到银城

  初夏的北京,晨风中带有丝丝凉意。

  瓦蓝的天空,神秘、遥远而深邃,一派清净。

  艾晓冬怀着激悦的心情,登上北京飞往银城海拉尔的班机。此次飞行时间大约一小时五十分钟。飞机将从连绵的大兴安岭,和美丽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空飞越,到达一座名叫海拉尔的北方小城。小城位于呼伦贝尔大草原腹地,是内蒙古东部最重要城市呼伦贝尔市的中心城区。

  在呼伦贝尔还没撤盟设市之前,她是呼伦贝尔盟政府驻地。在此之前,艾晓冬虽然从来没到过那里,但在跟蒋颖三年网络世界虚拟交往中,因为爱屋及乌的缘故,他对这座小城几乎了如指掌。比方说,他知道“海拉尔”在蒙古语中,是野韭菜的意思。他知道这座小城,一年之中有五个多月时间处在积雪期。在几乎长达半年的积雪期中,这个城市一派圣洁,到处都是一片闪闪的银光,因此,她完全称得上是一坐北方银城。

  艾晓冬按照广播指引,放好好行李,系上安全带,飞机就轰鸣着,从跑道上冲天而起。大约二十分钟后,到达了稳定的飞行高度。此时机舱内异常安静,除了轻微的引擎轰鸣声,几乎听不到其它噪音。艾晓冬坐在临窗的座位上,透过舷窗外棉花般翻滚白云空隙,地上奇异的景色历历在目。艾晓冬坐过无数次飞机,但没有哪一次的景色,如眼前这般美丽。他轻轻赞叹着,悄悄拿出相机,把窗外的美景一一拍摄下来。

  蒋颖的音容笑貌,如期浮现在艾晓冬眼前。脑海中一旦出现蒋颖的形象,艾晓冬就幸福得安静下来,他闭上眼睛甜蜜地微笑起来,幻想着飞机抵达海拉尔时,见到她的情形。

  飞机越往北飞行,地上的风景越美丽。飞机越过郁郁葱葱的大兴安岭,即将到达海拉尔机场的低空时,艾晓冬再次透过飞机的舷窗向下望去,映入眼帘的草原景象,让他惊叹不已。只见碧绿的草原上,起伏着许多连绵不绝的山丘;数条九曲十八弯的河流,像无数条玉带一样在草原上缠绕.;星罗棋布的牛羊,一群又一群,在悠然自得地觅食;而高于机身湛蓝的天空中,飘着大朵大朵棉花般的白云。真是一幅如诗如画的美景啊!

  飞机准时到达海拉尔东山机场。还没走到出口,艾晓明一眼就认出蒋颖来。蒋颖身着一袭色彩鲜艳的蒙古袍,笑盈盈地站在出口外等他。蒙古高原五月的艳阳打在她娇嫩的脸蛋上,给她脸上涂上一层桃花般粉嫩的颜色,使她有一种有别于汉地姑娘的迷人风韵。

  艾晓冬昂首阔步地向出口迈去,他那高大伟岸的身躯,在这群以北方人主的人流中,显得异常扎眼。出口处,蒋颖前倾着身子,将一条洁白的哈达高高举起,献给艾晓冬。艾晓冬知道这是蒙古族人的最高礼节,连忙鞠躬回礼,双手恭敬地接过哈达,围在自己的脖子上。

  “晓冬”蒋颖操一口东北风味的普通话,边走边对艾晓冬说:“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我也是。”艾晓冬紧紧扣住蒋颖的手,轻轻地对她说:“你比电脑视频中要美丽百倍千倍。”

  “是吗?”见艾晓冬这样夸奖自己,蒋颖含羞地低下头:“谢谢你的赞美,我有那么漂亮吗?”

  “傻瓜”艾晓冬轻轻说:“难道你对自己的美丽视而不见吗?哦,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叫你蒙古名乌云格日勒,还是叫你汉名蒋颖?”

  “你喜欢怎么叫都行”蒋颖绯红了脸蛋:“当然,我更喜欢你叫我汉名。”

  艾晓冬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把行李放到车尾箱,请蒋颖先上车,然后自己也钻进去,问她:“现在,我们该去哪里?”

  蒋颖歪着头,一脸天真地问:“你想去哪里?”

  “噗嗤!”艾晓冬笑出声来:“你这个鬼丫头,我决定到草原来投奔你了,你还要问我想去哪里?你想带我到哪里,我就去哪里呗。”

  “好”蒋颖调皮地笑起来:“我把你卖到牧民家去做羊倌”

  “你舍得吗?”艾晓冬死死盯着她:“你舍得把我卖到牧民家去做羊倌?”

  汽车从海拉尔机场所在的东山下来,驶过成吉思汗广场,越过伊敏河上的大桥,再穿过海拉尔迷宫般的河西街区,来到海拉尔汽车客运站。沿途街道两旁可以看到,身着各式民族服装的草原游牧民族,他们大多身材健硕丰美,男的魁伟而阳刚、女的健美而妩媚。蒋颖不停地指点,告诉艾晓冬谁是蒙古人,谁是达斡尔人,谁是鄂温克人。街道边的店铺里,不时飘出悠扬深远的蒙古音乐,艾晓冬听得简直要醉了。

  在长途汽车站,蒋颖买了两张去拉布达林的汽车票,她告诉艾晓冬,拉布达林就是她家乡,额尔古纳市政府所在地。

  汽车将在中午开出,现在离开车时间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蒋颖提议先去吃点东西。艾晓冬把行李寄存在车站,两人信步来到汽车站附近的一家餐厅。蒋颖替艾晓冬叫了一份牛肉,一份羊肉,一份饺子,外加两瓶海拉尔啤酒。艾晓冬长期生活在以素食为主的南方,对于这些一股脑儿上来的肉食,显然有些不适应,于是叫了起来:“上这么多肉做什么呀?我又不是老虎!”

  蒋颖捂着嘴巴,咕咕地笑了起来,她对艾晓冬说:“客随主便。你到草原上来了,就得做好把自己变成一头老虎的心理准备。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的牛羊肉,可是天底下最好的牛羊肉。他们吃的是山草药,喝的是矿泉水。”

  蒋颖倒了两杯啤,举起杯对艾晓冬说:“晓冬,欢迎你到草原来,我代表草原人民,敬你一杯。”

  艾晓冬也不客气,仰头就把酒喝完,惊叫起来:“哇,这啤酒真好喝!”

  蒋颖抿着嘴轻轻地笑了,说:“这是用圣河水酿造出来的啤酒,当然好喝啦!”

  “圣河?”艾晓冬疑惑地问蒋颖:“我只听说印度的恒河叫圣河。难道草原上还有另一条圣河吗?”

  “是的”蒋颖一脸虔诚地对艾晓冬说:“在草原上蒙古人民的心中,额尔古纳河就是圣河。她是蒙古族的母亲河,她孕育了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以及伟大的蒙古人民。13世纪初,祟奉苍狼白鹿图腾的蒙古族祖先成吉思汗,在额尔古纳河畔向苍弯天空和茫茫大地宣誓,带领着威武的蒙古骑兵从这里出发,最终创建了横跨亚欧大陆的蒙古帝国。”

  “天哪!”艾晓冬叫了起来:“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圣河这个称呼呢?”

  蒋颖说:“我们蒙古人,从来都把自己认为最神圣的东西,永远铭记在心。只有人心真正纪念的东西,才是神圣和永久的。”

  “对!”艾晓冬拍着手掌称赞:“你们蒙古族这种观念非常好。”艾晓冬说着又问蒋颖:“你能跟我说说圣河吗?”

  “你有地图吗?”蒋颖问艾晓冬:“我要看着地图才能给你讲解明白”

  “好!”艾晓冬从随身带的提包掏中国旅行地图册,蒋颖接过去,翻到内蒙和东北交界的那一页,对艾晓冬说:“你看好,圣河额尔古纳河是黑龙江的主要支流,也是中俄两国的界河。她发源于大兴安岭,上游叫海拉尔河。刚才我们坐车经过的那座桥,下面伊敏河是她的支流。海拉尔河是我国惟一从东向西流的河流,她流到阿巴该图山后,开始称为额尔古纳河。”

  “那么,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圣河?”艾晓冬有些性急地问她:“我什么时候能到圣河边上去住上一段时间呢?”

  “只要你愿意。”蒋颖说:“一辈子住在圣河边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