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高端白酒“玄醴染朱颜,但愬杯行迟”——西晋宴饮诗-名酒网

“玄醴染朱颜,但愬杯行迟”——西晋宴饮诗-名酒网

时间2021-10-07 07:58:57 发布名酒网 分类高端白酒 评论0 浏览14

相较于建安宴饮诗,西晋宴饮诗,数量上从建安的43首到154首;从参与人数上,建安有8人参与了创作,而西晋则有27人,且当时的重要文人如傅玄、张华、潘岳、潘尼、陆机、陆云等都参与了创作,呈现出繁盛的面貌。与建安宴饮诗多用五言不同,西晋宴饮诗多用四言;与建安宴饮诗缘情而发不同,西晋公宴诗呈现出了颂德称美的主题内涵,是对《诗经》宴饮诗礼乐文化精神的回归。

提倡儒学

西晋政府对儒学的提倡,是颂德称美公宴诗大量出现的思想基础。而这也影响到文学的发展,晋人文论中多肯定文学的政治教化功用。而对于儒家经典《诗经》中的雅颂,时人尤为青睐,且尤其看重《诗经》所用的四言颂体诗歌。在晋代统治者看来,四言典雅,适合于庄重场合,故宴饮、朝会等重要场合多用四言。西晋的当政者组织的文人集会,如华林诗会与金谷集会等,无疑也促进了西晋宴饮诗的繁盛。华林园为洛阳城内君王的园林,晋武帝曾在华林园组织过多次诗会。金谷诗会,则是由权臣石崇所组织。石崇在洛阳金谷涧中建有园林别墅,且多次举行过文人宴集,不同于具有较强的政治色彩的华林园会,对后代文人集会尤以及文学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题材多样

较于前代,西晋宴饮诗题材种类丰富。除了日常的宴饮诗、祖饯诗,还有节日宴饮诗,前代出现在赋中的三月三日祓禊宴,此时亦出现在诗中,如荀勖《三月三日从华林园诗》。另外还有多种节日宴诗,有七月七日宴诗,潘尼的《七月七日侍皇太子宴玄圃园诗》,周处《风土一记》曰:“七月七日,其夜洒扫于庭,露施儿筵,设酒脯时果,散香粉于河鼓、织女,言此二星神当会。”有大蜡节宴诗,如裴秀《大蜡诗》,腊月初八,为岁末祭祀宴飨之节。另外还出现了释奠诗,释奠是指古代立学前在学宫中举行的祭祀先圣先师的仪式,而在仪式结束后所举行的宴饮即是释奠宴。

颂德称美与宏大的时空观

安宴饮诗以言情为主,宴会即使是颂德称美也是情景并茂的。        而西晋宴饮诗继承了《诗经》雅颂的传统,以颂德称美为作诗的着力点,且大多数诗歌,宴饮只是一个凭依,点到为止,具有较强的政治功利性。如陆云的《大将军宴会被命作诗》,此诗以称颂成都王颖平叛安邦之功,以追溯历史始,首章先言晋代先祖正家立国功勋:皇皇帝祜,诞隆骏命。四祖正家,天禄保定。睿哲惟晋,世有明圣。如彼日月,万景攸正。次章再言惠帝:巍巍明圣,道隆自天。则明分爽,观象洞玄。陵风叶极,绝辉照渊。肃雍往播,福禄来臻。再言及成都王剿灭之功以及饮宴事。而言及其平剿之功时,言其泽被四方:颓纲既振,品物咸秩。神道见素,遗华反质。辰晷重光,协风应律。函夏无尘,海外有谧。而言及宴事时竟论:“芒芒宇宙,天地交泰”,言宴会天时、地利、人和。虽然西晋宴饮诗继承了《诗经》雅颂传统,但风格却颇不似其一唱三叹,间或运用比兴手法,雍容纤徐;西晋宴饮诗多写得直言称颂,典重质实。

清新典雅 情韵盎然

外,西晋公宴诗,也有少数写得情景并茂,与其典重质实的创作主流相悖,显得清新典雅。表现在少数祓禊宴中,“祓禊”最早在文学中出现始于汉代赋体文学中,杜笃创作有《祓禊赋》,而在诗歌中出现始于西晋。在有些西晋描写祓禊的宴饮诗中,结合此节日水边游玩的娱乐性,有景物入诗,调节了颂美的板滞。如张华的《太康六年三月三日后园会诗》,虽有颂圣、感恩意旨,但宴饮景物描写的文学意味浓厚:    暮春元日,阳气清明。祁祁甘雨,膏泽流盈。习习祥风,启滞导生。禽鸟翔逸,卉木滋荣。纤条被绿,翠华含英。于皇我后,钦若昊乾。顺时省物,言观中园。燕及群辟,乃命乃延。合乐华池,祓濯清川。泛彼龙舟,溯游洪源。朱幕云覆,列坐文茵。羽觞波腾,品物备珍。管弦繁会,变用奏新。……再如少数饯宴诗,写得情韵盎然。如潘岳《金谷集作诗》有别情、有美景、有欢宴,写得颇为动人:王生和鼎实,石子镇海所。亲友各言迈,中心怅有违。……灵囿繁石榴,茂林列芳梨。饮至临华沼,迁坐登隆坻。玄醴染朱颜,但愬杯行迟。扬桴抚灵鼓,箫管清且悲。春荣谁不慕,岁寒良独希。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来源:酒通社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仅做酒类知识分享且已尽力标明来源处,但由于无法确定最原始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文章仅代表原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提起这些土壤,你会想到哪些产区?-名酒网 A股惊现“日抛”白酒狂潮,“茅台情节”举不动了?-名酒网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