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种酒类“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兰亭雅集与酒-名酒网

“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兰亭雅集与酒-名酒网

时间2021-10-09 15:11:04 发布名酒网 分类各种酒类 评论0 浏览9

兰亭,《水经注》记载:“湖水下注浙江,又径会稽山阴县,浙江又东与兰溪水合。湖南有天柱山,湖口有亭,号曰兰亭,亦曰兰上里。”可见为会稽山阴一处山水自然风景秀丽之处。东晋兰亭雅集正是在此地举行,组织者著名书法家王羲之,他在《兰亭诗序》中写道: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三月三日是拔禊节,起源于周代,至汉代演变成游宴赏玩的节日,以至成为文人曲水流觞的雅集之日。至于参与者,《临河叙》云:“右将军司马太原孙丞公等二十六人赋诗如左,前余姚令会稽谢胜等十五人不能赋诗,罚酒各三斗。”其作诗的方式与金谷集同,都是临场赋诗,作诗不成则罚酒。赋诗者26人,留存诗作41首,堪称文坛盛事。

偏安江左

八王之乱,五胡乱华,西晋统治阶层仓皇南渡,建立了东晋。东晋偏安一隅,版图小,国力弱;且朝内多强臣如桓玄、王敦、殷浩等参政,权力失衡;因此不具备收复中原失地的客观条件。但最根本的是时人并没有收复中原的决心。江左士族已经习惯了江南富足安逸的生活,再也没有了回归故里、重整家园的勇气。因此东晋百年间虽有祖逖、庚亮、殷浩、桓温、谢玄等组织的几次北伐,但终改变不了东晋偏安一隅的百年格局。而东晋偏安的格局,使东晋士人再也没有西晋士人汲汲于功利的世俗心,更多显露的是不缨事务、追求闲适生活的士大夫高雅情怀。

东晋偏安,门阀士族兴起,世家大族多出权倾人主之重臣。且东晋门阀士族多为文化修养较高者,其时文坛也多为士族所掌控,以兰亭集为例,就是世家大族组织的文人雅集,参与者多是王、谢、桓、庚等世家大族子弟。门阀士族生活富足,多有田园庄园,为其闲适自得的生活提供了物质保障。且他们凭借门资可平流而进公卿,故他们不必汲汲于仕途,而是有更多的时间享受生活,而玄言与山水正是其生活的主要组成部分。

东晋人不惟热爱山水,还品评山水之美,山水自然成为士人远离尘世的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汉末经学束缚解除后,人的意识觉醒的结果,且与玄学之盛相关。老庄齐万物、任自然,求乐于山水间,且早就发现了自然山水可以怡情,如《庄子·知北游》云:“山林与,皋壤与,使我欣欣然而乐焉。”这无疑是东晋人热爱山水的一个动因。而东晋人好山水,无疑也是“得江山之助”。江左秀美的自然风光是其客观条件。江左大族多居于会稽,《晋书·王羲之传》记载:“会稽有佳山水,名士多居之,谢安未仕时亦居焉。孙绰、李充、许询、支遁等皆以文义冠世,并筑室东土,与羲之同好。”而兰亭集会正是在会稽山阴县的兰亭举行的。

作为兰亭雅集的组织者,王羲之有追慕古人之意,但与西晋金谷宴集不同,兰亭宴没有金石的喧嚣、物欲的追逐:“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其饮酒诗会表达的是文人士大夫寄怀山水、倾悟玄理的雅趣。

兰亭雅集的描写方式继承自嵇康的《酒会诗》,甚至仿写其对景物意象的描写,如流水、浮舟、垂钓等。如稽康《酒会诗》其二写泛舟:“泛泛柏舟,载浮载滞。”华茂《兰亭诗》曰:“泛泛轻觞,载欣载怀。”不同的是,嵇康处于政治的残酷高压下,写此类饮酒诗寄予的是远离尘世羁绊的渴望,流露的是孤芳无人赏的落寞;而兰亭雅集的创作是在比较宽和的社会环境中,参与者多是生活富足的世家大族子弟,故虽则同样是远离世事,但追求的是饮酒乐趣与闲适自得的生活。

寄情山水

兰亭雅集以山水与玄言作为描写的中心,表现在饮酒诗作中,多有对山水的描写。有26首诗有对景物的描写,其中十首完全以景物描写为主,围绕兰亭周围的秀美景色展开,即王羲之《兰亭集序》所描绘的景色:“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

兰亭雅集饮酒诗,描写景物虽都表现了萧散清丽的风貌,却因作者的不同,描写的角度和形成的风格也有差别:

姑洗斡运,首阳穆阐。嘉卉萋萋,温风暖暖。言涤长濑,聊以游衍。(孙绰《三月三日诗》)

暮春濯清汜,游鳞泳一壑。高泉吐东岑,洄澜自净荥。临川叠曲流,丰林映绿薄。轻舟沈飞觞,鼓枻观鱼跃。(庾阐《三月三日临曲水诗》)

肆眺崇阿,寓目高林。青萝翳岫,修竹冠岑。谷流清响,条鼓鸣音。玄崿吐润,霏雾成阴。(谢万《兰亭诗二首其一》

地主观山水,仰寻幽人踪。回沼激中逵,疏竹间修桐。因流转轻觞,冷风飘落松。时禽吟长涧,万籁吹连峰。(孙统《兰亭诗二首》其二)

从描写景物的角度言,庚阐诗着眼于游水及水边近景,孙绰诗着眼于全貌和近景,谢万着眼于远景山林溪谷、孙统诗也是着眼于远景山林;从风格言,前两首诗写得明丽,后两首则显得清幽。

体悟玄理

兰亭雅集饮酒诗作中多体悟玄理。有的妙寓玄言于山水,在有无之间蕴含哲理,耐人寻味。如王彬之《兰亭诗二首》其二:“鲜葩映林薄,游鳞戏清渠。临川欣投钓,得意岂在鱼。”《庄子·外物》中说:“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扬雄《河东赋》:“临川羡鱼,不如归而结网。”本诗精巧地化用了此二典,对投钓的喜爱不全在得鱼,而在于其融于自然之境的投钓过程的享受,颇富玄理。

再如谢绎《兰亭诗》:“纵觞任所适,回波萦游鳞。千载同一朝,沐浴陶清尘。”跨越空间,点出了自然之境远离尘嚣,陶冶清尘;跨越时间,言古今文士虽则不同朝,但在自然之境中的感怀是一致的。

来源:中国酒业协会CADA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仅做酒类知识分享且已尽力标明来源处,但由于无法确定最原始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文章仅代表原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200多家宁夏酒庄将拿到“不动产权证”!-名酒网 “生态酿酒”到底有多重要?-名酒网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